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

更新時間:2019-11-07 09:55:50

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 連載中

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上弦月下分類:言情主角:傅卿謝知禮

主角叫傅卿謝知禮的小說叫做《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它的作者是上弦月下創作的古代言情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傅卿身為魔教妖女,因垂涎美色導致魔教傾覆,自己也成了美人劍下亡魂。沒想到死后綁定了【男主改造系統】,附身到農女身上。成親時:謝知禮:我謝知禮就算一輩子紈绔,也絕不會娶這樣的女魔頭!眾人:謝家大少爺真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傅卿咽下嘴里的飯,“也是我做的。”

謝富甲眼前一亮。

他對其他的菜肴沒有多少口腹之欲,除非特別好吃的,但對烤雞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執念,經常喊人去外頭的烤雞店或者酒樓里買一些回家,但那些店吃多了也就這樣,久而久之,他就好像不喜歡了。

那天晚上聞到的烤雞味兒,光是聞著味道就讓他念念不忘。

謝富甲這邊懷念。

林氏卻是猶豫著怎么開口為兒子求情。

傅卿把兩人的神態都看在眼里,她笑道,“爹想吃還不簡單嗎?明日我就給您做,不過……”

謝富甲連忙問道,“不過什么?”

“不過相公關在祠堂也好久了,總不能這么一直餓下去,我相信他會改好的。”傅卿直白的說道。

謝富甲一愣,沒想到傅卿是為了謝知禮求情。

他倒是沒有要把兒子一直關下去,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只是臉面上下不去,也是為了給傅卿一個交代,沒道理人姑娘清清白白的嫁進來,還得被自己的兒子磋磨。

這會兒傅卿開了口,他自然就松口了,“既然你都為那個混賬求情了,等明日回門前我就讓他出來。”

說著,他看向林氏,“回門的禮物都準備好了嗎?”

林氏聽到兒子就能出來了,臉上笑容越發真切,她嫁到謝家做填房,先前就說好了,他們兩不會再生孩子,便只有謝知禮一個兒子,她把一個雪團子般的孩子帶到這么大,早就把他當成親兒子,否則也不會千寵萬寵,還要對他絮絮叨叨。

“備好了,備好了。”林氏笑道,傅卿雖然是他們家出了百兩銀子買來的媳婦兒,可到底是明媒正娶進來的,他們也是對不起這孩子,要知道謝知禮有多混賬,好人家的女兒都不愿意嫁進來,也是委屈了傅卿這孩子。

加上傅卿嫁進來這兩日,貼心又乖巧,林氏和謝富甲都十分喜愛,回門這習俗當然是不能省的,不但不能省,還得多備下回門禮,免得讓傅家以為傅卿在謝家被看輕了。

傅卿聽兩人說話,才想起來還有個回門的習俗。

話本子里也提到過類似的風俗,但多是一筆帶過,鮮少會用諸多筆墨去描寫,導致傅卿完全不記得這回事情。

她想到記憶里面傅家是如何對待原身的,她就覺得很是惡心。

不過回門,既然是不能省的習俗,也就不能略過。

傅卿面色如常,吃完飯又陪林氏聊了好一會兒才回去。

林氏看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

謝富甲洗了把臉出來,正好撞見她嘆氣,“夫人為何愁眉不展?”

“我是覺得這孩子可憐。“林氏搖搖頭,“當年我嫁給你,你可不像他這般混賬……”

說著,林氏又說,“老爺,你明知道傅家待卿卿很是一般,為何還要備厚禮回去?”

“自然是讓他們知道,卿卿在我謝家也是被捧在手心的。”謝富甲笑了笑,眼里卻并無多少笑意,他對傅家的所作所為打聽的一清二楚,這番主要是為了給傅卿做臉,顯示她在謝家的地位,否則這門親家,不要也罷。

林氏贊同他的說法,“也是,總不能讓人看清了,這兩天我瞧著卿卿是個勤快又體貼的孩子,那明日可得叮囑知禮,切莫下了卿卿的臉。”

“當然,我明天一早就去吩咐他。”

兩人又說了會兒話,才一道往里屋走。

翌日,天蒙蒙亮,青柳就捧著水盆和毛巾進屋。

回門的日子要起早,尤其傅家還是農戶,正值春耕的日子,若是去晚了,他們估計都已經下地了。

“少奶奶。”青柳喊她起床。

傅卿拿被子蒙住臉,整個人縮在里面,“嗯?”

青柳把水盆放邊上,“今日是您回門的日子。”

傅卿一個轉身,沒起來,“連給娘問安的時辰都沒到,那會兒再叫我。”

讓她眼巴巴的回去給傅家人送禮?

簡直癡人說夢。

傅卿一直睡到往常的點才起來,甚至照常去林氏院子里給她請安,兩人親親熱熱的用了早飯,說了會兒話,才在林氏的催促下走出院子。

回門的一切都已經打點好,傅卿只要帶著青柳就好。

“你怎么才來?我都在門口等半天了。”

才出門,謝知禮就風風火火的迎上來。

他一早就從祠堂出來了,吃了頓豐盛的飯,又專門洗漱了一番,換上了林氏叮囑的衣服,乍一眼看過去很是能夠唬人,像是個正經的公子哥。

面如冠玉。

貌若潘安。

難怪謝知禮往日對林氏撒撒嬌,所有的過錯就煙消云散了。

傅卿看著他的臉,笑了笑,“讓相公久等了。“

謝知禮一噎,看著傅卿那張黝黑的臉蛋,笑起來更瘆得慌,還是不笑的時候像個黑面神更合適些,他下意識后退一步,又想起他爹的叮囑,總得在家門口裝裝樣子,不然……

他自以為隱晦的環顧四周。

所有的家仆都是他爹的眼線,保不準隨時就匯報給他爹了。

謝知禮硬生生停住想后退的步子,心里嫌棄,臉上勉強,導致他整個臉十分怪異,“走了走了,不還得去你家嗎?”

他的態度,讓傅卿多看了一眼,心想今日的小霸王如此乖巧,肯定有詐。

不過傅家本就不是好人家,謝知禮犯渾也好,甚至都不用她出手了。

這般一想,傅卿也懶得探究謝知禮的態度,自顧自地上了馬車,下一刻,謝知禮也擠了上來,不過只是在邊緣貼著,那天她在祠堂拿著菜刀威脅的模樣,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兩只眼睛一刻都不敢移開,就盯著傅卿,生怕她又做出什么舉動。

傅卿也沒理他,盤腿而坐,閉目養神,猶如老禪入定,開始打坐練功。

馬車晃晃悠悠地走,外頭傳來喧雜的吆喝聲。

也不知多了多久,傅卿突然覺得有什么軟綿的東西倒在她腿上。

她睜開眼,就看到謝知禮張著嘴,倒在她腿上呼呼大睡,許是在祠堂關了這么久,一直沒睡好,又硬又餓還有點冷,這會兒馬車雖然晃悠,可底下特意鋪了軟墊,謝知禮盯著盯著,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然后就倒了下來。

睡夢中,謝知禮偶爾嘟囔幾句,聽不清他在說些什么。

傅卿伸手就想把他給推開,但手停留在距離他不足一寸的地方,再看他睡著后白皙俊俏的臉蛋,卻是沒舍得下得去手。

想當年,她也是被美色所惑,將賊人養在魔教里,還覺得很養眼,殊不知對方一副蛇蝎心腸!

傅卿默念,美色是副空皮囊,一切終究是空。

她再看謝知禮那張臉時,已經沒有了剛才的不忍心,直接伸手一推。

謝知禮原本枕在她的腿上,直接臉朝下,壓在地上,還好下面是軟墊,否則鼻子都得縮進臉里面去。

“你干什么!”謝知禮捂著鼻子跳起來,卻忘記自己在馬車里面,一頭撞在頂上,他又伸手捂著自己的腦殼,忍不住哀嚎。

因為親爹的叮囑,他特意梳了發冠,但這一撞,頭發都散亂下來,跟只炸毛公雞似的。

傅卿冷哼,沒理他,繼續打坐練功。

她這門魔功,對練習之人的體質要求極高,旁的卻沒有任何限制,哪怕是中途被打斷了,也不會走火入魔,因此完全沒有忌諱。

謝知禮捂著腦袋,把發冠扶正,又忍不住看向傅卿,后者仿若未覺。

明明是個村姑,卻力大無窮。

他每次挑釁,都輸的一敗涂地。

謝知禮身為鎮中一霸,何時輸的這么慘烈?還是輸給了一個黑皮村姑?他怎么能忍?都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此時也是在觀察敵情。

這么一看,傅卿雖然黑,卻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

以他流連風月多年的眼光,除卻膚色不論,她的五官其實十分精致,標準的鵝蛋臉,小巧的鼻子,閉著的眼睛睫毛又長又翹……

足以想象睜開眼睛后的風光。

謝知禮看著看著,就對上傅卿的眼睛。

黝黑如墨玉,和他設想的一模一樣。

“你在看什么?”傅卿突然出聲。

謝知禮猛地回神,他居然看女魔頭看入神了!

他慌亂地別開視線,扯著嗓子,“你!你干什么突然睜眼!”

傅卿:“……”

她真懷疑謝知禮是個傻子。

傅卿沒管他,掀開簾子走了出去,馬車都停了,青柳和青竹也在外頭喊了兩聲,當然是到地方了。

謝知禮還想說什么,就見青竹從外面探頭進來,“少爺,我們到村口了,里面進不去,得走進去。”

“……”

“怎么不早喊本少爺!”

謝知禮動作迅猛地拍了青竹的腦門,連忙下車,三步并作兩步走到傅卿邊上,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把折扇,裝模作樣的扇幾下。

他覺得還是得夸夸這村子,“這兒就是你長大的地方?看著很是不錯啊。”

傅卿看了他一眼,“是嗎?哪兒不錯了?”

謝知禮一噎,環顧四周,卻見不平整的狹窄的小路從村口一直延伸到里面,偶爾能見幾座破敗的房子,周圍全是田地,不過才入春沒多久,秧苗沒有長起來,空落落的田地看著很是荒涼,也沒有什么山水林子。

未免……也太荒涼了。

他憋了半天都沒有憋出什么夸獎的詞兒。

傅卿見他這樣,倒是笑出聲了。

謝知禮不明所以,“你笑什么?你自小長在這里,平日都做些什么?”

傅卿正想回答,旁邊就有個嬸子沖了過來,一把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著她,面色激動,“卿卿!卿卿你竟回來了!”

小說《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 第10章 回門日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總裁小說
  3. 武俠小說
  4. 空間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