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惜花別

更新時間:2019-11-06 15:21:45

惜花別 連載中

惜花別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空留分類:言情主角:花芷顧晏惜

經典小說《惜花別》是空留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花芷顧晏惜,內容主要講述:藏拙十五年,花芷原以為自己可以做一個最合格的世家千金安穩一輩子,可當花家大廈將傾,她不得不展露鋒芒出面撐起這個風雨飄搖的家,拋頭露臉是常態,打馬飛奔也常有,過不去了甚至帶著弟妹背著棺材以絕戶相逼,不好...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看了眼天色,她不再廢話,抓緊韁繩打馬離開,不能再耽擱了,在城門關閉之前還得趕回來。

花柏林追出去幾步,手緊緊握成拳,心里全是對長姐的擔心,平時連去趟胭脂鋪子都不愿意的姐姐真的可以追上父親他們嗎?

大慶國民風不算開放,大戶人家的姑娘也有會騎馬的,可在路上打馬飛奔的姑娘從沒有過。

路邊一輛馬車停下,馬夫打起簾子,馬車上大步下來一個個子極高長相俊俏的男人,聽著‘噠噠噠’疾馳的馬蹄聲他下意識的側頭,露出右頰上一條從耳畔到嘴角的疤痕,可這道疤痕落在他臉上卻并不難看,反倒讓他過于俊俏的長相多了幾分男人味。

看清了騎馬的人后他挑了挑眉。

“主子,可要去尋摸此人身份?”

“京中治安不歸我管。”看那女子轉上正街前便降了速度,男人便知道這是個心里有數的人,不會讓人尋著錯處。

城中主街道人來車往,花芷心下再著急也得夾緊馬腹控制速度,能在這條路上飛奔的只有戰馬,其他人不管是王公還是權貴都沒有特權,更不用說她一個剛剛才被抄家的花家女眷。

耐著性子被人看了一眼又一眼的終于出了城,花芷打馬飛奔。

如果是真正的大家小姐出了門自然是害怕的,但她內里早在十五年前裝著的就是個來自異世界的成年靈魂,雖然這些年一門心思做個大家閨秀,可她也不止是做做女紅學學琴棋書畫,各類雜書沒少看,地理志凡是市面上有的都翻遍了,就連大慶國的地域圖也從祖父那里看過許多回,知道要去往北地有幾條路,但流放犯人只會走官道,順著這條路走就能追上。

疾馳了大概兩刻鐘,花芷就看到了前邊烏泱泱的一群人,穿著中衣的犯人和穿著統一服飾的官差一目了然。

大慶朝開國太祖皇帝本是平民出身,因為前朝壓迫太過才揭竿而起,后來定下的諸般律法也遠不如前朝嚴苛,最得人心的便是劃去了誅連九族這一條,一旦有官員犯事,受牽連的只得官員本身一族,且罪不及出嫁女。

就比如花家這次一起被流放的就只有花姓嫡支和旁系三支,一為花幾屹正親弟,一為庶弟,一為堂弟,四家加起來共五十四人被流放,另有一些忠仆主動跟隨。

走得近了,看到祖父等人皆上著手銬腳鐐,花芷心里難受得不行,她那個平時衣服有了點折痕都要立刻換了的祖父何時受過這種屈辱。

馬蹄聲也讓前邊的人注意過來,領頭的差爺揚手讓隊伍停下,打馬上前,“來者何人。”

官差這也是裝迷糊,其實早在看到她身上和馬背上的包袱就明白了對方是什么人,一般這種時候官差都是有油水可撈的,哪家的家人不希望犯人在路上能得個照顧,別說抄家,爛船還有三千釘吶,更何況花家這樣的百年世家。

花芷下馬福了福身,取下一個包袱送上前,“民女來自花家,差爺一路辛苦,一點吃食給諸位解解乏。”

官爺拿在手里捏了捏,滿意的點頭,“那我就笑納了,給你一柱香時間,長話短說。”

“民女謝過。”

花芷牽著馬來到花家人面前,花家眾人也都看著她,他們都盼著家中來人,卻誰都沒想到來的會是這個平時并不打眼的長房長孫女。

花父花平宇輕咳一聲松了松嗓子,“芷兒,你怎么來了。”

“總要有人來。”花芷把包袱一一遞過去,嫡支這邊被流放的一共十人,在給三叔的時候抓著他的手抓了下包袱的某個地方,三叔會意的點頭。

十五年,足夠她摸透家里人的性格,父親和三叔都隨祖父,是典型的文人性格,二叔因為是庶子,既不能入仕本身也不是多出色的人,表現向來平平,就算心里有些計較也在祖父允許的范圍內。

只有四叔是個異類,可要論聰明急智父親和三叔都不如他,到了北地那邊,花芷最指望的就是他。

“那邊冷,我把護膝護腕都帶著了,厚衣服也都帶了一身,娘和二嬸三嬸趕著做的,過了水就沒那么暖和了,久穿一穿,別急著洗。”

花家沒有蠢人,都明白過來,點頭應下。

“太后保下了我們,家里其他人都沒事,不過老宅不能住了,我們搬去了城南的宅子。”花芷看了不遠處的官差一眼,壓低聲音問,“祖父,我想知道您是因什么事獲罪。”

“芷兒,朝堂上的事你別胡亂打聽……”

“芷兒想知道我便告知于你。”花屹正打斷長子的話,同樣低聲道:“皇上遲遲不立太子,兩王相爭殃及池漁,我沒忍住多說了幾句撞在了風口上引得皇上震怒,就是如此而已。”

花芷松了口氣,“無礙,祖父您只是被遷怒,過了就有挽回的機會,到了那邊銀錢該用的地方就用,不用擔心不夠,我會賺到錢,但是人一定要保重,祖父,您得答應我。”

明明是一輩子最狼狽的時候,花屹正卻笑了,“祖父的眼光從來沒有差過,是與不是?”

花芷鼻子一酸紅了眼眶,家里這么多兄弟姐妹,祖父獨獨將她從小帶在身邊親自教導,手把手的教自己寫字,琴棋書畫親自指點,她自認一直以來都把自己藏得很好,沒有露出一點狐貍尾巴,不懂祖父為什么對她另眼相待。

現在她明白了,她表現得再像個孩子,可一個成人的靈魂是無法真正變成孩子思維的,該怕的時候她沒有怕,該驚的時候她沒有驚,該喜的時候她又沒有喜,睿智如祖父怎么會看不出來她的不同。

“祖父,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花屹正拍拍她的肩,“照顧好家里人,你祖母怕是不好受。”

“我知道,您放心。”

看了眼旁邊和他隔著距離的幾家人,花屹正嘆了口氣,“那幾家的人能幫扶一把就幫扶一把吧,總歸是受了我的連累。”

“是。”

花屹正踱開了步子,不再多說。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冤家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