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奇幻 > 絕品仙醫

更新時間:2019-10-28 14:22:29

絕品仙醫 連載中

絕品仙醫

來源:書叢網作者:是一夢千秋分類:奇幻主角:廖云凡沈小晴

主角叫廖云凡沈小晴的小說叫做《絕品仙醫》,它的作者是是一夢千秋寫的一本都市異能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廖云凡本是鬼醫和冥羅這一脈最為杰出的傳人,一脈雙修,千年難遇,既是仙醫,也是相師。 他精通鬼醫陰陽術法,能觀世事,策運改命。 他繼承冥羅仙醫藥道,能妙手回春,冥羅不敵。 他喜歡蘿莉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廖云凡被沈小晴打了一巴掌,可是卻沒有絲毫的反應,眼睛眨都沒眨。

好一會,廖云凡才像是靈魂回魂一般重重的喘了兩口氣,然后“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臭流氓,你沒事吧……”沈小晴也是嚇壞了,此時竟然忘了自己身上什么都還沒穿。

廖云凡吐出一口鮮血之后,明顯好了很多,可是眼睛瞬間直了起來,兩道鼻血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毫無遮掩的風光就這樣赤條條的袒露在廖云凡的面前,讓廖云凡感慨幸福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

沈小晴看到鼻血的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她趕緊擋住了胸前的春.光,背過身去,慌亂的穿上了衣服。

過飽了眼癮的廖云凡這才收起目光,擦了擦自己的鼻血,若無其事的背過身去,心中回味著剛才的情景。

“剛才,你怎么吐血了?”沈小晴的聲音弱弱的從廖云凡背后響起,看到廖云凡確實吐血了,她也沒有了之前的強橫。

畢竟,他是為了自己才這樣的啊。

“沒事,”廖云凡嘿嘿一笑,“只不過施展了一些逆天的手段,反噬了而已。那個人,這幾天注定安生不了了!”

馬先生坐上了孟浪準備好的車,這才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氣,不住的摸著自己的頭頂。

“馬先生,剛才到底是怎么了?”

“剛才你說的那個少年,替我改了運。”馬先生冷冷的數道。

“改運?”

“不錯,那人憑借著我和釘子只見的聯系,竟然憑空給我改運,簡直太可怕了,若是他再強一些,能夠給我改命的話,或許我現在就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馬先生說著,心中還有著深深的忌憚。

“這么厲害?”孟浪也吃了一驚,他以為那個叫廖云凡的小子不過是有點本事罷了,竟然連神秘的馬先生都斗不過他?

孟浪看了一眼馬先生。這個馬先生是六年前來到孟家的,一來就施展自己的手段,將孟家推到了現在的位置,可以說是孟家的大恩人。

而且,也是這位馬先生替孟浪改變了面相,這才讓廖云凡沒有看出來。

可是沒有想到,現在竟然栽在一個矛頭小子身上。

而馬先生此時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松江市憑空出現了這么厲害的一個少年,而且明顯是要庇護沈家,這讓他們的計劃出現了眾多的阻礙。

“不行,必須要盡快上報。”馬先生心中喃喃說道。

就在此時,車前方突然傳來轟然的響聲,接著一陣劇烈的震蕩!

馬先生頭昏腦漲的從車后座抬起身,竟然出車禍了!可是這條馬路寬敞平坦,現在路上沒有車,而且司機也是個老司機,不可能番這種錯誤。

可是車禍就是發生了,平白無故的撞到了路邊的石墩上面,車頭嚴重受損!孟浪也從副駕駛抬起身,白色的西服此時已經沾上了黑色的污漬。

馬先生想起自己被改的運,心中一陣惶恐。原來,是將自己的運改的倒霉了。他也明白,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的幾天,他一定會霉運加身!

“該死的小兔崽子!”馬先生咒罵了一聲。

遠在沈家大院的廖云凡此時卻忽然打了個噴嚏,不過他卻面露喜色。

“嘿,霉運的滋味怎么樣啊,跟小爺斗,先倒霉個幾天吧!”

“廖先生,老爺有請。”蔣田謂此時在門口喊道。

廖云凡這才依依不舍的從沈小晴的房間離開,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而沈小晴此時卻咬著嘴唇,眼神射出殺人的刀。

就在今天,她被人看光了啊!

“小廖,你來了啊。”書房中,沈浙放下了手中的資料。

“怎么了沈叔?”廖云凡問道。

“是這樣,你讓我查的那處房產我已經查出來了,是孟家名下的房產,除了孟浪經常出入那座別墅,沒有再見到其他人進入過。”

廖云凡點了點頭,對沈家的情報高看了兩眼。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能夠查出這么多,足見沈家在松江市的影響力。

“孟浪?他竟然也和這件事有關系?難道是我遺漏了什么?”廖云凡想起孟浪那副胸無大志的面相,對自己產生了疑惑。

“怎么,小晴的事情是孟家做的?”沈浙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廖云凡搖搖頭,“現在還不確定,不過和那個孟浪一定有關系。”

“他敢!”沈浙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若是他真敢對小晴動手的話,我一定讓他孟家好看!”

“沈叔,你也不要太激動,現在無憑無據,就算是將孟浪抓過來他也不會承認的,”廖云凡說道,“現在小晴體內的釘子已經被我拔除了,暫時不需要擔心了。”

“嗯,”沈浙點了點頭,“小廖啊,小晴的事情就拜托了,你們現在都還小,等過幾年,小晴她自然會想明白的。”

廖云凡當然知道這是在告訴他不要操之過急,“放心吧沈叔,應該的。”

閑聊幾句,廖云凡就要告辭,沈浙突然又叫住了他。

“對了,楊老說若是有空,可以去他那里坐坐。”

廖云凡一笑,這個老頭還真是堅持啊。

“放心吧,沒事我會去的。”

周紅魚沒有再回來,看樣子查找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廖云凡閑來無事,就想到了那棟小別墅。

白天太過扎眼,于是廖云凡百無聊賴的拖到的晚上,風卷殘云般吃過晚飯就出門了。

剛出了沈家的大門,廖云凡忽然心頭一跳,那是相師的第六感,此行有危險!

廖云凡四處看看,發現在沈家大院外隱蔽的角落中,聽著兩輛面包車,似乎在等著什么人。廖云凡微微一笑,要來,那就來吧。

在廖云凡離開之后,兩輛小面包也悄無聲息的跟上了廖云凡。

小別墅前,廖云凡四處看看沒人,在圍欄下猛然一跳,兩米高的圍欄就被廖云凡輕輕的越過。他躡手躡腳的來到別墅中,不出所料,里面已經是人去樓空。

若是被廖云凡改運之后還留在這里,那才是真正的無腦了。

廖云凡在別墅中仔細查看,希望能夠發現一些什么。毫無疑問,這里的人才剛剛的搬走。而他在二樓的一個空房間的地板上,發現了一個古怪的字。

在地板的中間,用黑色的墨水寫出了一個繁體的“馬”字。

“馬?這是什么意思?”廖云凡撓撓頭,環顧四周,在四面的墻上,竟然掛了大大小小的馬字,也不知道之前住在這里的人究竟有多喜歡馬字。

就在此時,廖云凡聽到了樓下有響動,他走出房間,就看到了十幾號人正在別墅中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在黑暗中都能夠看出那十幾雙明亮的眼睛。

“各位,有事嗎?”

“就是他,大炮哥要的就是他!”黑暗中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所有人朝著樓梯沖過來。

廖云凡當然不怕這十幾個普通人,借著黑暗的便利,他身手矯健的來到樓梯口,來了個一夫當關。

“哎呀!”

“誰踩我腳了!”

“別打臉啊!”

一聲聲痛呼響起,樓梯上面頓時亂做一團。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廖云凡正抱著膀子欣賞這出鬧劇。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夠視物。

可是很快,廖云凡就改變了主意,只是在這里教訓他們,那不是便宜他們了。

于是,廖云凡一個精湛的假摔倒在了地上,而沖上來的人看到倒地的廖云凡,拿出一根麻繩就將廖云凡五花大綁,然后抓起來,套上了一個布袋。

他們將廖云凡塞上面包車,絕塵而去。小別墅中又恢復了平靜。

兩輛面包車一路來到了松江市郊區的一處廢棄工廠才停下,他們粗暴的把姜伯約從車上拽了下來,有人還在姜伯約的**上踢了一腳。

“哎哎哎,誰踢的我?”被蒙住的廖云凡大喊大叫。

“我,怎么了?”一個大漢將布袋從廖云凡的腦袋上摘下來,一臉不爽的看著廖云凡。

“沒事沒事,”廖云凡立刻又裝作一副無辜的樣子,“這就是你們的大本營了嗎?這一路可憋死我了。”

“哼,等會你就知道厲害了。”

看著姜伯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這群人感覺臉面都被按在地上摩擦了。我們是什么,黑澀會啊,你不害怕?

他們只當是姜伯約嚇傻了,推推嚷嚷的把姜伯約帶到了廢棄的工廠里面。里面還算是寬闊,擺了好幾張床,酒瓶垃圾丟的到處都是。

這伙人算是真正的不法之徒了,他們白天就躲在這里,等到晚上才會出動。而且找他們的人也不少,價錢當然也不菲。

廖云凡看看他們,不過都是二十出頭的青年,一個個滿腔熱血,幻想在黑道中混出點樣來。

大概都是小說看多了。

“小子,知道為什么叫你來嗎?”一個頭目一樣的人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著廖云凡,手中一把錘頭不斷的拋起接住。

廖云凡一副很害怕的樣子,不過眼神卻在四處打量,這個小頭目也就真是個小頭目而已,不是什么大人物,而且,他們的眼神深處也有著緊張,一看就是做點小惡,大惡沒膽的那種。

“因為……因為我是你爸爸?”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冤家小說
  3. 婚姻愛情小說
  4. 都市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