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奇幻 > 我的老婆是狐仙

更新時間:2019-10-25 14:36:17

我的老婆是狐仙 連載中

我的老婆是狐仙

來源:追書云作者:夏落不明分類:奇幻主角:許飛白翠翠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我的老婆是狐仙》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夏落不明寫的一本奇幻靈異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一起來看下吧:偶獲七寶玲瓏塔,得絕美狐仙傳授天眼神通,可鑒寶,可讀人心,窮苦少年許飛自從人生逆轉,飛黃騰達……...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許飛抓住聽到著兩個詞的時候,猛然一驚,打了個激靈,難道有人出事兒了?

雖然許飛經常偷看村子里的女人,但是他內心還是十分善良的,頓時一頭朝著玉米林子扎了進去。

下一刻,玉米地里面放出了一個女人刺耳的尖叫聲。

“啊。”

但是這個聲音轉瞬即逝。

一心想著救人念頭的許飛沖入玉米地之后,立刻傻眼了。

雖然是夜晚,但是月色明亮。

許飛看到村長王大虎和村里的一個寡婦劉香蘭。

兩人此刻都是一臉驚訝慌張的看著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許飛。

王大虎壓低自己的聲音,對著許飛怒罵說道。

“許飛,你個小王八蛋,跑進來干嘛,還不趕緊給我滾出去。”

劉香蘭今年三十六歲,就像是一顆熟透了蜜桃一樣的美麗動人,所以王大虎的話他并沒有聽到,直到劉香蘭一下子爬起來,對著許飛怒罵說道。

“你個小王八蛋看夠了沒有,信不信老娘把你的一對眼珠子挖下來?”

這時候許飛才回過神來,一扭身從玉米地里面跑了出去。

“糟了,我們的事兒被許飛撞破了,要是他給我們傳出去,被鄉親們知道了,我以后可還有什么臉見人?”

劉香蘭哭哭啼啼的看著村長王大虎。

王大虎也是一臉的慌張之色。

“這事兒要是被人知道了,我村長的帽子估計也戴不穩了,不行,我們要封住許飛的嘴。”

“趕緊穿衣服,別讓這小子跑了。”

聽到王大虎的話,劉香蘭一驚。

“你不會想要殺了許飛吧,老王,你可別亂來,這殺人可是犯法的。”

王大虎一邊穿衣服一邊說道。

“狗屁,我真的不要命了想去殺人?我是說用錢收買許飛,這小子無父無母,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學卻沒有錢去繼續讀書,家里窮的叮當響飯都吃不飽,給他三百塊錢,這事兒就搞定了。”

“對,給他點兒甜頭,千萬別讓他把今天的事兒傳出去。”

兩人慌慌張張的穿衣服。

而此時許飛剛剛跑出玉地,他本來最怕見到的人就是王大虎了,沒有想到忽然就這么遇上了,自己還是連夜進山好了。

但是剛剛準備離開,他的眼珠子就轉了轉。

“嘿,王大虎和劉香蘭被我當場捉奸,有把柄落在了我的手里,村長馬上要換屆了,自己要是把今晚的事兒抖落出去,倒霉的是他王大虎,那么自己還害怕個毛線?”

許飛當即就坐在地頭,心里面打起了小算盤。

“不知道許飛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趕緊回村去好好的找一找,別讓他亂說話。”

王大虎和劉香蘭嘀嘀咕咕的從玉米地里走了出來,下一刻他們就看到了坐在地頭,一臉古怪笑容看著他們的許飛。

沒有跑?

這讓王大虎和劉香蘭的心里一驚,這小子那笑容看起來可不簡單,不知道這小子打著什么鬼主意。

“大虎叔,這就忙活完了啊?”

許飛笑著站了起來,朝著村主任王大虎走了過來。

王大虎瞪了許飛一眼。

“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些什么東西?我忙活什么?”

許飛聽了王大虎的話攤了攤手,無奈的說道。

“我還是個純潔的孩子呢,你剛才忙活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相信我要是把你們剛才的畫面告訴給村子里面的大人們,他們肯定知道大虎叔你到底在忙活些什么事情了。”

“許飛,你別過分。”

王大虎的眼睛瞪得像是牛眼睛一樣大,氣呼呼的看著許飛。

“呵。”

許飛無所謂的笑了笑,扭身就要走。

劉香蘭趕緊一把拉住許飛。

“小飛,有話好說。”

既然許飛沒有直接去將這件事告訴給村子里面的人,那就說明這件事還有回旋的余地,劉香蘭給王大虎使了一個眼神。

王大虎這時候也是不得不拉下臉,看著許飛說道。

“小飛,你別生大虎叔的氣,這三百塊錢拿去買煙抽。”

說著王大虎給許飛遞過來了三百塊錢。

“嘿,怎么,大虎叔,這么大的事兒,你三百塊錢就想把我收買?你說你們這事兒要是被村子里面的人知道了,會怎么樣?”

許飛眼睛邪邪的看著王大虎。

村長換屆再即,要是這樣的丑聞傳出去,被自己的競爭對手捅到鄉政府,自己就別想再干了。

王大虎一咬牙,又從兜里掏出了七百塊錢湊了整一千遞給了許飛。

“這下總夠了吧。”

山河村位于深山,還有一條通天河將村子和外界徹底隔斷,所以各家各戶的經濟情況都不好,一千塊幾乎是一個人半年的生活費了。

但是許飛還是搖了搖頭。

王大虎怒了。

“許飛,你別過分,你還要多少錢?”

劉香蘭也是有些郁悶的看著許飛,這小子是想要獅子大開口啊。

許飛這時候開口說道。

“大虎叔,我聽說村子里面現在要招一個鄉村代課老師?我想要這個名額。”

聽了許飛的話,王大虎立刻炸了,這個位置是自己為自己的侄子王浩留下來的,怎么可能輕易給了許飛?

“許飛,你瘋了吧你,你連大學都沒有上,你還想當小學老師。”

許飛擺了擺手,說道。

“我可沒有瘋,我沒有去上大學不是因為我的水平不夠,我高考的成績完全可以上一個重點一本,只是家里沒有學費,我的水平教咱們村上那個只有三年級的小學足夠了,而且只是代課老師又不是正式老師,我都聽說了這件事只要你這個村長拍板就可以定下來。”

許飛的話,把王大虎的嘴堵的死死的。

他想要拒絕許飛的,但是轉念一想,這許飛既然敢在這里等著自己,提出這個要求,自己要是不答應他,這小子肯定是準備魚死網破的。

大局為重。

王大虎有些氣憤的說道。

“行,算你小子狠,但是我可告訴你了,就算是我推薦了你,你也要參加縣上的考試,通過了才可以,要是到時候過不了,可別怪我。”

說著王大虎扭頭要走,許飛手疾眼快一把將王大虎手里的一千塊錢搶了過來。

“大虎叔,拿出手的東西怎么能要回去?”

“小子,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撕破你的嘴。”

一次玉米地事件,讓王大虎失去了一千塊錢還把答應侄子王浩的工作給弄丟了,賠大發了,王大虎越看劉香蘭越覺得氣憤,都是這個娘們攛掇自己來這里的,現在王大虎都覺得是不是劉香蘭和許飛一起給自己下的套了。

他沒有搭理劉香蘭,郁悶的走了。

“許飛,你等著,老子有收拾你的時候。”王大虎心里暗暗地說道。

“哼,不講情面的老東西。”劉香蘭氣憤的罵著遠走的王大虎,趕緊追了上去。

不過讓許飛有些好奇的是,這劉香蘭雖然不錯,但是和于美麗比起來還是太一般了,為什么村長王大虎放著家里的嬌妻不顧,反而是跑到外面來偷吃?

“咿,這是什么東西?”

就在許飛拿起自己扔在地上的外套的時候,突然看到了在自己的外套下邊兒居然閃爍著淡淡的金色光芒。

許飛蹲下身子將其從地里邊兒挖了出來,放在眼前一看,居然是一個金燦燦的七層寶塔模型。

“我去,不會是老古董吧?。”

看著這個寶塔模型,許飛頓時樂了起來。

突然就在許飛咧嘴大笑的時候,“嗖”的一下,那金塔直接化作一道金芒朝著許飛腦門撞去,速度之快,就像是閃電一樣。

“我的媽呀。”

許飛剛剛嚇的尖叫一聲,那金塔突然化作了一道金芒朝著許飛的腦袋鉆了進去。

“鬼,見鬼了。”

許飛來不及多思索,連滾帶爬的鉆出了玉米地。

撒丫子狂奔的許飛十幾分鐘的時間便是跑到了自己家的土窯洞里面。

許飛壓根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長什么樣子,母親也在三年前,自己就要高中畢業的時候沒了,家里窮的叮當響,土炕上的鋪蓋都有些破爛了。

“那金色寶塔到底是什么東西?”

許飛用被子蒙著自己的腦袋不敢露頭,那東西好像是鉆到了自己的腦袋里面了,但是自己怎么什么感覺都沒有?

慢慢的許飛感覺到自己的眼皮子十分沉重,最后便是昏睡了過去。

“這是什么地方?”

許飛突然發現了自己來到了一片巨大的廣場,廣場上矗立著一座金光閃閃的高大寶塔。“這寶塔好像就是我在玉米地撿到的那一個,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大了?”

許飛看著那高聳入云,流光溢彩的金色寶塔十分驚奇,他決定一探究竟。

當跑進寶塔之后他腳下一空,跌入了一個水池之中。

“怎么回事?”

許飛從水池中露出了腦袋,卻是看到了在浴池另一旁,一個剛剛出浴,秀發還濕著散批在肩頭的秀氣女子含情脈脈的看著自己,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是可以奪走人的魂魄。

頓時站在浴池中的許飛癡了,他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子。

“公子,我好看嘛?”

那面容可以用傾國傾城來形容的女子吐氣如蘭,眼里含情的看著許飛,她的聲音更是讓許飛的骨頭都酥軟了。

“好看,好看。”

許飛仿佛是魔障了一般,對這女子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

“公子,那你想要我嗎?”

突然那白衣女子跳入了水中,然后一步步的朝著許飛走過來,仿佛是一條水蛇一樣的纏了上來,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是幾厘米,陳耀甚至于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好香。”

白衣女子身上的香味讓許飛心曠神怡。

“可以嘛?”

許飛大著膽子抓住了白衣女子的一只玉手,那手滑嫩到了極點,仿佛是沒有骨頭一般的柔軟。

“當然可以了,只要公子能幫奴家打開七寶玲瓏塔,破開奴家的身上的封印,我就愿意永生永世伺候您。”

“七寶玲瓏塔?封印?那是什么東西?”

許飛恢復了一絲清明,有些疑惑的看著此刻幾乎是和自己身子幾乎是緊緊貼在一起的絕美女子。

女子將自己的腦袋搭在陳耀的肩膀上,面頰更是和許飛的面頰緊貼。

“咯咯咯。”

女子在許飛的耳畔輕輕的笑了起來,那笑聲當真是如同風鈴一般的清脆悅耳,隨后咬著許飛的耳朵說道。

“公子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一些,告訴你這些也沒有多大的作用,時機成熟了我會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給您聽的,現在我要教給你一套歡,喜大法,公子好好享用吧。”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穿越小說
  3. 幻想小說
  4.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