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生而為王陳君臨

更新時間:2019-10-19 09:25:14

生而為王陳君臨 連載中

生而為王陳君臨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我有一刀分類:武俠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獨家小說《生而為王陳君臨》是我有一刀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類小說,主角陳君臨虞雅南,內容主要講述:一劍,可平西境。一刀,可斬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鎮中州!吞龍戰旗插在哪兒,他陳不敗的蟒雀鐵騎便踏塵到哪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錢江,沿海入口。

一艘橫跨大西洋而來的國際游輪,正緩緩行駛在江面上。

陳君臨安靜的躺休息室椅子上,閉目憩息。

他的皮膚很白皙,面容儒雅,透著一股讓女人都嫉妒的俊美氣息。

在他身旁的窗臺邊,放著一塊被黑布遮掩的物體,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他從,大西洋彼岸而來。

而今,是他數年后,第一次,重新回到了這片東方領土。

“阮哥,就是他!”

就在此時,一大群黑衣西裝的成員,帶著一名老大,怒氣兇戾的沖進了休息室內。

在手下的指點下,老大阮昊目光銳利,直接鎖定在了陳君臨身上。

“就是你,打斷了我兩名小弟的腿?”阮昊聲音平靜,但卻帶著一股可怕的冷意。

十分鐘前,一位殘疾的退伍老人,無意間碰撞到了阮昊兩名小弟。

兩名小弟怒,當場辱罵那位退伍老人,并羞辱其是殘疾人,讓其下跪。

諷刺羞辱的嘲諷聲,將坐在后排憩息的陳君臨吵醒了。

而后,陳君臨當場,踹斷了兩名小弟的雙腿。

接到消息的阮昊,登時怒了。

在這個游艇上,還有人敢,動他阮系人馬?

于是,他殺機騰騰的沖了過來,討一個公道。

可此時,阮昊站在面前,兇冷的叱問,卻沒有回到任何回答。

陳君臨依舊平靜的躺在椅子上,閉幕憩息,對身外一切,都漠不關心。

“你可知道,我是誰?”阮昊面色更冷了一分,目光直直盯著椅子上憩息的青年。

可,依舊沒有回應。

“我姓阮!這片江南省,你不知道我阮昊?!”

此言一出,前排的那位退伍殘疾老人,蒼老的身軀有些顫抖。

四周的那些乘客們,也都個個面色一變。

阮昊?

這座游輪上的大部分乘客,都是江南本地人。

所以,又有何人不知,何人不曉......阮昊?!

江南本地,赫赫威名的大家族。

曾經叱咤江南,橫掃一片。

“對不起…一切都怪我,是我不小心碰到了您的兩位手下…事出在我…與這位小先生無關。”前排座位上,那位殘疾老人顫抖著身軀,支著拐杖,小心翼翼起身。

他的整條左腿,都已經被截肢。而今,成為了這些年輕人口中的嘲諷口柄,被喊成‘老瘸子’、‘殘疾人’。

此時,老人家想將所有事情,都扛在自己身上。不想讓身后的年輕人,卷入其中。

“老瘸子,這里哪輪到你來說話?!給我滾一邊去!”

阮昊身旁,一名小弟面色冷戾,猛地一抬手,直接將那殘疾老人家推開。

老人家拄著拐杖,被這么一推,整個人踉蹌直接朝著身后倒去。

可,就在此時。一只白皙有力的手掌,卻突然攙扶住了老人家。

只見,陳君臨不知何時,已經從椅子上起身。

“老人家,沒事吧?”陳君臨將老人家緩緩攙扶起來,將他扶回了座位上。

“我沒事…沒事。”老人家搖著頭,拉著陳君臨的手,一個勁的勸道,“年輕人,此事因我而起,與你無關吶,你不要管了。”

老人家,是想保陳君臨。

面前這群人,兇神惡煞。他怕這個年輕人出事啊。

陳君臨將老人扶回座位,而后起身。

他緩緩解開了襯衫衣袖的紐扣,而后,挽起了衣袖。

下一秒!

“啪......!”他狠狠一巴掌!

那名推搡老人的小弟…直接被一股巨力,給狠狠扇飛出去!

“轟…!”小弟的身軀狠狠飛出,撞擊在一面墻壁上,直接將船艙墻壁裝的凹陷。

“噗。”小弟身軀狠狠落地,直接大口噴血。

整個游艇休息艙內,一片震愕死寂。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巴掌,將人扇飛?

就連…鋼板都被轟的龜裂凹陷?

這,簡直。

陳君臨面色冷漠,一步一步,朝著那名小弟走去。

“你!住手!”身后,傳來阮昊的怒喝聲!

可,陳君臨直接將其無視了。

他一步一步,走到了那名小弟面前,直接一腳,踩在了那小弟的腦袋上。

“他是一名退伍戰士。”

“一名戰士,何時能輪到…你這種宵小,欺凌惡霸之?”

陳君臨的皮鞋,狠狠踩踏在那小弟的腦袋上,力道之深,幾欲將他腦袋踩爆。

“他身負血淚,保家衛國之時,你在何處?”

“他身受榮辱,肩佩勛章之際,你又在何處?”

“他的腿,被炸彈所毀。這,是榮耀!”

“沒有他,你們這群宵小黃毛,何來這…太平盛世?何來?!”

陳君臨的聲音,逐字逐句,如雷震喝!

那名小弟被踩在地上,劇痛慘嚎。

而,那位坐在椅子上的殘疾老人,蒼老的身軀在輕顫著。他的雙眼,已老淚縱橫。

一滴渾濁的淚,從皺紋蒼老的眼角滑落。

多少年,多少事…又有多少人,能記得他?

他當了瘸子一輩子,從未有人,像今天這般,尊敬過他。

“咔嚓!”一聲,脆響落下。

那名小弟的雙腿膝蓋,被齊齊踩斷。

鐵血榮勛,拋頭熱血。

老戰士,豈容辱?

辱人者,自食其果。

前一秒,還在罵人瘸子的小弟,此時此刻,自己…亦變成了瘸子。

陳君臨收回皮鞋,目光平靜漠然,緩緩轉身,朝著自己的座椅走去。

那名老人顫抖著,伸出右手,對他…行了一個禮。

陳君臨止步,回禮。

“誰敢動老先生,下場如他。”陳君臨目光環視四周,而后指了指地面上,那顫抖著的斷腿小弟。

全場,一片死寂。

而后,他與阮昊擦肩而過。

繼續躺回椅子上,憩息養神。

阮昊整個人站在那兒,面色都在猙獰抽搐。

“你敢,當我的面,打我的人?”

“你真不把我阮某人放在眼里?”

“就算是戰士,又如何?在這江南市,我阮昊,便是天。”

阮昊面色冷戾,帶著一股寒意。

如今,游輪已經駛入了江南的海域。

在這江南浙省,從來沒有人,敢對他…如此無禮。

當著他的面,踩斷他小弟的腿?

這,簡直的**的打臉,挑釁。

“哦,是么?這天應該快塌了。”陳君臨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淡淡回了一句。

“你,當我阮某人是廢物?”阮昊雙拳緊攥,前所未有,如此暴怒過。

陳君臨躺在椅子上,緩緩抬了抬眼角,回了四個字,“你說對了。”

阮昊:“......”

身后的小弟,“......”

全場所有游客,“......”

這。

簡直。

此人竟敢,如此…頂撞阮昊?

在所有游客眼中,這個青年…恐怕必死無疑了。

“我很好奇,你叫什么名字?敢在這江南地域,如此肆無忌憚?”阮昊面色無比的冷漠,嘴角,帶著一抹掩飾不住寒意。

“你,不配知道。”陳君臨平靜的,回了個他五個字。

阮昊怒極反笑。

他縱橫江湖多年,從未見到過,如此…囂張跋扈之輩。更何況,對方還僅是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

就在現場氣氛,劍拔弩張之際。

廣播站喇叭,卻突然響起了播音聲。

“尊敬的乘客您好!本國際航班游輪,前方即將抵達終點港口,杭灣港。請您做好下船準備,感謝您對本游輪工作的理解與支持!”游輪,快抵達港口終點站了。

聽到即將抵港的消息,阮昊的面色,閃過一抹冷戾。

“年輕人,今天,你不會活走出這個港口。”

阮昊面色平靜,就這么冷冷盯著陳君臨。

今日,他渡洋旅游歸來,手下小弟,早已安排好人手,在港口等候接他。

就算,眼前這年輕人身手再了得,那又如何?

下了船后,他的小弟就在港口等著。

這青年人,插翅難飛。

陳君臨面色平靜,用眼角余光,斜斜掃了他一眼。

“你也不會活著,走出這艘游輪。”

這是,他的回答。

當,聽到這句話。

阮昊笑了。

這,是他橫行江湖以來,聽過天大的笑話。

身后的小弟們,也跟著一片嘲諷的大笑。

開玩笑,在這片江南市,還從未有人,敢如此…對他們老大說話的。

這青年,是在自掘墳墓。

而與此同時,游輪…也終于緩緩靠岸了。

可,就在游輪剛靠岸后。

游輪艙外甲板上,卻突然傳來一片雜亂驚慌的聲音。

游輪上的那些工作人員和水手們,似乎…面色緊張,慌亂。

游輪休息艙內,眾游客們卻并未察覺到外面的異常。

阮昊目光冷漠,掃了陳君臨一眼,“年輕人,你可以提前想好死前遺言了。我在港口碼頭上,等你。”

而后,阮昊的目光,又掃向了前排的那名退伍老人。

“還有你,老東西。下船后,你也跑不掉。”他的目光,帶著猙獰。

今天,這兩個人,一個,都跑不了。

說完,他雙手負背轉身,氣息冷戾。就這么帶著手下們,徑直朝著出船艙外走去......

今日,這個青年,必死無疑。

而那個瘸子老頭,也要陪葬。

可,就在阮昊帶著小弟們,橫行無阻的走出艙門甲板后,下一秒,阮昊腳下的步伐,突然頓住了。

阮昊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身后,那群小弟們…也齊齊停住了腳步,如石化般,立在原地。

阮昊瞪大了眼睛,目光不敢置信的望著船甲板外,那一片港口碼頭......

放眼望去。

整片杭灣港口,都被如潮的人海席卷。

他們,身穿墨綠色制服。如同一枚枚刀刃,筆直挺立,交織成一望無盡的人墻海浪。

“讓一讓,他們是我的人。”

就在此時,身后…傳來了一道平靜的聲音。

阮昊和小弟們下意識的身軀一顫,扭頭往后望。

只見,那名儒雅青年,不知何時,已從休息艙內走了出來。

他的右手,端著那塊被黑布遮蓋的‘東西’。

氣息儒雅平靜,就這么站在甲板前。

這一刻,阮昊竟是有些輕顫。

他下意識的挪動顫抖的腿,本能讓開了一條路。

身后的小弟,也驚駭的讓路。

陳君臨就這么,端著‘東西’走上前,緩緩站在了游艇臺階前。

他目光平靜,環視著前方碼頭的那一片人海浪潮。

“恭迎,至尊歸來!!”

港口碼頭,人海齊齊開口,聲震如雷!

那無盡聲浪,在上空震顫回蕩。

所有人,但凡目光所視,盡皆以他,一人為尊!

那一剎,游輪甲板上…所有人,都被震懾。

那種震撼,心神顫抖啊。

阮昊整個人…都在顫抖。

雙腿,止不住的哆嗦。

尊?

至…至尊??

他,是至尊?!!

與此同時,無盡人海中,一柄巨大的旗幟,緩緩升起。

蟒雀吞龍旗!

一支蟒雀吞龍旗,世間不敗吞萬里!

一剎間,整艘游輪上,所有人…盡皆被那面‘蟒雀吞龍旗’給震懾的神魂顫抖!

船艙甲板上,那名老人面色顫抖潮紅,拄著拐杖,激動的一拐一拐來到游輪護欄前。

他眸光激動顫抖,雙眼淚崩。

“蟒…蟒雀吞龍。”

有人知,有人不知。但,此時此刻,無論是誰。所有人…盡皆身軀在顫。

蟒雀吞龍,世間霸道。

這面旗,代表......一個傳說啊!

游艇甲板上。

陳君臨轉身,看了阮昊一眼,“方才,你有一句話,我實屬難忘。你好像說......就算是戰士,又如何?”

“我這一群,都是戰士。你要不要......試一試他們如何?”

他聲音平靜,看著阮昊。

唰!阮昊整個人面色煞白,雙腿止不住的哆嗦顫抖。

“誤…誤會。這是一場誤會…!”阮昊身軀顫抖,連連改口解釋。

“哦,誤會?”陳君臨目光幽幽,嘴角的弧度有些收斂,“你還說,我不會活著走出這個港口?”

阮昊面色慘白到極點,冷汗驚恐如雨。

“不…不敢…小人絕不敢有此等想法…這是一場大誤會!”阮昊身軀顫抖,連連求饒解釋。

陳君臨目光幽幽,緩緩說道,“可我,當真了。”

“你,不會活著,走出這艘游輪。”

此話說完。

錚、錚、錚…!

身前人海,齊齊佩刀出鞘!

小說《生而為王陳君臨》 第1章 蟒雀吞龍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未來小說
  2. 暖婚小說
  3. 職場對決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