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一劍九州寒

更新時間:2019-10-09 14:44:47

一劍九州寒 已完結

一劍九州寒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檐上去年塵分類:武俠主角:李龍淺蘭傲雪

主人公叫李龍淺蘭傲雪的小說叫《一劍九州寒》,它的作者是檐上去年塵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江湖,本就是個俠之大義,情之纏綿的糊涂東西。那年,李龍淺與蘭傲雪初見,便許下諾言,今生非你不娶。那年,李龍淺一身青衫一把木劍,離開了那個原來很大現在看起來很小的客棧。那年,二人許下諾言,我若大仇得報,...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李龍淺走后,姜幼芙原本有意出去送送,但是一想到李龍淺那副嬉皮笑臉的模樣,姜幼芙便心生厭惡,所以任著李龍淺形單影只的走出了姜府也不曾挪動金蓮半步。一旁的姜承載看見自家女兒如此小氣,不由得撫須大笑了起來。

“爹爹為何發笑?”姜幼芙撇著小嘴自然是知道姜承載為何發笑,只不過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便張嘴詢問。

姜承載回頭看了看姿色還算尚佳的小女兒,隨后便撫著胡須回道:“幼芙,你跟爹說實話,你是不是看上這個傻小子了?”

“爹……”姜幼芙聽到此話,瞬間紅了粉腮,隨即連忙嬌羞的扭過頭去,隨后便用那宛如細蚊般的聲音輕輕的說道:“爹爹難不成是跟李龍淺下棋下多了待的時間長了?怎么就連平日里溫文儒雅的爹爹,今日說話也學他那般放蕩無賴?”

“額。”姜承載站原地愣了一下,自知剛才那番話有些唐突,所以轉身便要張嘴解釋,但是發現自家的姑娘早就跑的沒了蹤影。

姜承載看著那空無一人的庭院,伸手摸了摸自己那已然發白的胡須,嘴角仍掛著笑意的自言自語道:“傻姑娘,你若是看上了,爹爹這就把他抓回來當女婿,你若還是這般遮遮掩掩,恐怕過不了幾日人家就要走出這深山了。”

說到這一片偏涼的西風刮過,微微的撫動著姜承載身上的長袍。

姜承載望著鎮子的最北邊,眼神略帶落寞的說道:“淺水本就困不住那翱翔九天的蛟龍。”

鎮子的最北邊,那是老奴的墳墓所在。

……

李龍淺回到客棧之后,發現老板娘正滿臉幽怨的坐在柜臺之中,那臉色仿佛就像自家的爺們在醉仙坊里面找了個年輕艷麗的姑娘硬是要納妾一般,當然了李龍淺深知,掌柜的是不會這么做的,別說醉仙坊了,就算是隔壁布店里面的小寡婦,掌柜的都不敢多看一眼。

“你還知道回來?”

李龍淺原本思量著趁著老板娘不注意,靜悄悄的走進去,但誰知李龍淺剛剛邁開一小步,前腳邁進了客棧,后腳還留在門檻后面,老板娘那宛如獅吼的叫聲便在客棧里面響了起來,老板娘著一聲獅吼,嚇得就連原本坐在一樓吃飯的那些客人,手上的筷子都不由的抖動了一下,回頭一看確認不是在說自己以后,方才穩穩的落筷夾菜。

“剛才出去上姜先生家借了本書。”

李龍淺調整了一下表情,隨后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笑嘻嘻的走到了老板娘的身前,店中其他的小二看見李龍淺這般反應,沒有一個不豎起大拇指夸一句臨危不亂,李龍淺這哪是臨危不亂,這明明就是仿佛剛才老板娘喊的不是他一般。

老板娘低頭瞥了一眼李龍淺手上的那本《風雪廂記》隨后便陰陽怪氣的笑道:“我家這李狀元何時也看上這深閨女子才看的雜書了?”

“閑來無事翻翻,古人云,讀書者理應博覽群書,皆有涉獵。我只不過就是涉獵的稍微廣了那么一點點。”李龍淺笑嘻嘻的回了一句。

店中的客人聽到此話紛紛笑了起來,頭次見到有人把看雜書說的如此大義凜然,這跟那些去醉仙坊喝花酒的公子哥們說自己就是為了見識一番又有何區別。

李龍淺的這句皆有涉獵正好被剛剛出門的蘭傲雪所聽見,蘭傲雪宛然一笑,突然覺得今日這個輕薄自己的店小二好像還有那么點意思。

老板娘跟李龍淺幾乎是同時發現蘭傲雪出來的,老板娘連忙走出柜臺,瞬間換了個臉色,笑盈盈的看著蘭傲雪問道:“小姐可是要出去?”

“嗯,我家小姐剛剛睡醒,覺得屋子里悶的很,所以想要出去透透氣。”蘭傲雪沒說話,身邊的小丫鬟碧兒張嘴搶著回了一句。

“那小姐可要注意安全,我們鎮子雖然平日并無強盜劫匪之流,但是……”老板娘那后半句小姐實在是太過招搖本想著說出口,但是又覺得有些欠妥,便生生的咽了回去。

“老板娘放心便是,我家小姐有金陵鐵騎護著,誰家盜匪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上前打我家小姐的注意?”碧兒伶牙俐齒,應是這樣的情況見多了,所以這些個客套話說的也就順了。

“也是,也是。”老板娘連連點頭,隨后給蘭傲雪和小丫鬟讓出了路。

蘭傲雪沖著老板娘微微一笑,隨后便帶上紗巾隨著碧兒奔著客棧外面走去,蘭傲雪在經過李龍淺身邊的時候,扭頭看了李龍淺一眼,李龍淺同樣也看了蘭傲雪一眼,二人四目相對,無言。

老板娘站在柜臺之中暗暗思量著蘭傲雪這樣的閨女究竟是何人所生,才能生的如此嬌艷動人,就在老板娘發愣的這會功夫,李龍淺腳底下抹油,趕緊溜之大吉。

再等老板娘反應過來,李龍淺早就不見了蹤影。

……

回到房間之后,李龍淺閑來無事便躺在床上悠哉舒適的看起了那本《風雪廂記》,一本原是本定義成閑書的《風雪廂記》竟然李龍淺看的如此如醉,甚至要比看那所謂能救天下普蒼生的《蒼生論》還要起勁,初次如此近距離的了解女孩家的心思,李龍淺好奇不已,看上便停不下來了。

三個時辰之后,天色漸漸的黯淡下來,李龍淺的屋子原本是有一方蠟臺的,但是后來老板娘見李龍淺每次都是挑燈夜讀,所以便收回去。

“妙,真是妙!”

李龍淺戀戀不舍的放下手上的那本《風雪廂記》,頭一次李龍淺覺得男女之事竟然如此有趣,頭一次李龍淺覺得男人女人仿佛天生就不能同類而論,女人那時而委婉時而直爽,時而矯揉造作時而天真浪漫,時而無病**時而直抒胸臆,時而口是心非時而言為心聲的多變性格,就夠讓李龍淺驚嘆不已了。

“難道天下女子都像書中所寫這般善變?不知她究竟是個什么性子?”李龍淺望著窗外點點繁星,嘴上說著,心中念著,皆為同一人。

“咕嚕。”

原本安靜祥和的夜色被李龍淺腹中之聲所打破,看書終不能飽腹,但是此時已經過了飯點,約摸著廚房應該也沒什么能吃的了,所以李龍淺干脆不去理會自己的肚子,直愣愣的躺在床上,喊一聲;“睡著了便不餓了。”來安慰自己,然后緊閉雙眼,聽著外面的風聲,緩緩入睡。

夜色,靜寂。

客棧所在的小鎮原本就是個偏僻的鎮子,白天街道之上還算是熱鬧,但是一旦到了晚上,那便就是毫無人煙,寂靜無比,除了那盼著能一朝中第的書生還在捧書苦讀以外,剩下的人皆都早早睡去。

雞鳴起,日落歸。

這是對這個鎮子中的村民生活作息最好的寫照,安逸,閑適。

……

蘭傲雪坐在窗前,望著窗外那明亮皎潔的月亮,心中暗嘆:“果然鄉下的月亮就是比金陵城的大些。”

“小姐還不睡嗎?”碧兒坐在床上一邊幫自家小姐鋪床,一邊扭頭詢問道。

“白天歇了一會,現在還不困。”蘭傲雪轉身回了一句,然后拿起那放在桌子上面的詩集,走到燭光之下讀了起來。

微黃的燭光映出蘭傲雪的身影,即便模糊也是極美。

“小姐。”碧兒鋪完床之后靜悄悄的走到了蘭傲雪的身前。

蘭傲雪放下手上的詩集,溺愛的掐了掐碧兒的笑臉,然后看著碧兒那微紅的眼睛,笑著說道:“困了便去睡吧,不用你在這陪我。”

“不是,碧兒有話想對小姐講。”碧兒滿臉糾結的回道。

“何事?”蘭傲雪笑問道。

“不知小姐是否還記得今日那個牽你手的店小二?”

蘭傲雪聽到這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后看著碧兒問道:“怎么好端端的提到他了?”

“其實他今日來找過小姐,送給小姐一副玉鐲子,想要……”說到這碧兒紅著小臉停住了。

“想要怎樣?”蘭傲雪問道。

“說了小姐不生氣?”碧兒連忙試探道。

“但說無妨。”

“他說想要取小姐為妻!”

“好一個不知廉恥之人。”蘭傲雪心中暗嘆了一聲,心里雖這么想但是嘴上卻說道:“然后呢?”

“然后碧兒就收了那副玉鐲子,但是卻被張媽瞧見了,張媽一生氣便把玉鐲子丟了出去,但是誰曾想正好被那人看見,我覺得他現在肯定會誤會小姐,所以碧兒想去找他解釋一下,免得他心生怨恨,雖然我知道小姐肯定是看不上那浪蕩小二,但是我覺的也不至于這般傷人家的心。”

“我家碧兒何時變得如此善解人意了啊?”蘭傲雪知道事情原委之后不僅僅沒生氣,反而還跟碧兒開起玩笑。

“小姐就知道取笑碧兒,小姐要是覺的沒什么,那碧兒現在就去找他把事情說清楚。”碧兒紅著小臉急急忙忙的就要往屋子外面走。

“慢著。”

就在碧兒剛要打開房門的時候,蘭傲雪突然輕聲喊了一句。

碧兒木然回頭,小臉有些不解的問道:“難不成小姐不想讓我去解釋?”

小說《一劍九州寒》 第十四章:淺水本就困不住蛟龍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虐戀情深小說
  2. 現代小說
  3. 虐戀小說
  4. 空間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