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萬律一抹紅

更新時間:2019-09-30 13:57:03

萬律一抹紅 連載中

萬律一抹紅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華秀蘭分類:職場主角:茵茵歐陽麗麗

主人公叫茵茵歐陽麗麗的小說是《萬律一抹紅》,它的作者是華秀蘭傾心創作的一本職場推理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茵茵是211高校畢業的法律生,入行律師業5年,柔肩擔正義,巾幗建功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下午,茵茵去找劉丁山律師討論案件。

“劉律師,郎吉林等三人搶劫案申訴材料看了沒?”茵茵問,“預備犯判刑的情況,只要不是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案件,一半不會被判刑?”

“本案三人以搶劫罪(未遂)定性,是正確的。”劉律師說,“主犯湛姜單、從犯管薄,預備犯郎吉林,這種認定,也是正確的。一般預備犯是會被免除處罰的,但本案認定搶劫數額為十萬元,屬搶劫數額巨大。湛姜單向寶馬車駕駛室上的受害人身上潑灑汽油,拿出打火機威脅索要十萬元,犯罪情節特別惡劣。如受害人稍微有反抗,那么人車具毀皆有可能。預備犯在這種情況下,被判刑,也是正確的。”

“本案搶劫數額,三人在密謀搶劫前,說好搶劫三萬元,大概是一人一萬。”茵茵說,“但從本案被告人湛姜單的供述,搶劫數額為四萬。而判決書上顯示,公安機關接處警記錄登記表,受案登記表證實:2017年4月28日23時38分,受害人鄂某撥打110電話報警稱,其駕駛一輛寶馬牌小轎車,在烘焙店開車回家時,突然有人打開副駕駛室車門,往其身上潑汽油,并點燃打火機,威脅索要十萬元錢,否則同歸于盡。其說身上沒帶現金,要去銀行取錢,后該男子開車載其去銀行取錢,途中受害人跳車逃離現場并一路高聲呼救,該男子見狀棄車逃跑。公安機關于次日對本案立案偵查。從被搶車輛的行車記錄視聽資料也證實:湛姜單趁被害人鄂某不備時,登上鄂某駕駛的車輛,向鄂某潑灑汽油,威脅索要十萬元。”

“本案被告三人,受害人一人,對于搶劫數額有三種說法。”劉律師分析,“應該是,三人在搶劫前商議搶劫數額為三萬元,但在湛姜單實施搶劫是突然改變主意,提出要四萬元,這也有可能。至于受害人的說法,人在那種突**況下,聽錯也不是沒有可能。行車記錄里聲音,要去法院調取來回來,好好聽聽,看能否聽出什么有價值的信息。”

茵茵與王建開車去市郊外的監獄,辦好會見手續之后。首先會見是郎吉林。郎吉林在獄警的陪同下,坐好后,臉帶微笑。監獄會見系統自動打開,茵茵問話,王建筆錄。

“你是郎吉林?”茵茵問。

“是的。”郎吉林答。

“我是你奶奶孟滔花委托的刑事申訴代理人。”茵茵說,“關于郎吉林等三人搶劫案,有幾個問題,你要如實告訴我。”

“我不會撒謊。”郎吉林說。

“你與湛姜單、管薄等三人密謀搶劫時,對搶劫的數額是怎樣說的?”茵茵問。

“在搶劫前,我們三人經過‘踩點’。”郎吉林說,“發現烘焙店管事的人,是個女的,又是外地人,她那里的生意也不是很大,一天最多三萬,又加之,她每天晚上十一二點一個人回家,街上的人已經很少,便于搶劫。”

十分鐘后,又會見管薄。

“你是管薄?”茵茵問。

“是的。”管薄答。

“我是郎吉林等三人搶劫申訴案中,郎吉林的刑事申訴代理人。”茵茵說。

“找我有什么事?是否對我有什么好處?”管薄問。

“本案中,有一個事實,向你了解一下。”茵茵說,“事實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對任何人不會承諾好處。”

“我是冤枉的,我三人事前誰也沒有說要搶十萬元。”管薄說,“我也要申訴。”

“你可以向據監獄檢察官反映,也可向監獄值班律師反映。”茵茵說。

“我也委托你。”管薄說。

“不可以。《律師辦理刑事案件規范》規定。”王建說,“律師辦理再審案件,應當按照本規范相關程序的規定進行辯護或代理,但應當另行辦理委托手續。同一名律師不得為兩名或兩名以上的同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護,不得為兩名或兩名以上的未同案處理但涉嫌的犯罪存在關聯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護。”

“你與湛姜單、管薄在實施搶劫前,對從受害人那里搶多少錢。”茵茵說,“三人是否商議過?”

“只搶三萬,一人剛好分一萬。”管薄說,“講多了,那也沒用,人家也拿不出來,還罪加一等,何必呢?”

“你也很懂法?”茵茵笑著說。

“人在江湖混,聽得多,見得多。”管薄說,“這監獄里人,搶的越多的人,偷的越多的人,刑期也長得多。”

“你對本案被害人,了解多少?”茵茵問。

“我去過她的烘焙店,吃過三次烘焙。”管薄說,“味道不錯。還發現她是個外地人,比較有錢,開寶馬車呢,在本地做生意還沒有三個月。”

“你怎么知道,她到當地還沒三個月?”茵茵問。

“像我這種人,經常混跡于街頭。”管薄說,“特別注意那些做生意的人,也特別注意觀察那些人的底細。”

會見管薄與郎吉林兩人之后,由于湛姜單在本市另外一處監獄。茵茵與王建開車去市西郊,二十分鐘后就到了,馬上辦理會見手續。

湛姜單在獄警陪同下,來到會見室。湛姜單牛高馬大,一臉橫肉。

“你是湛姜單?”茵茵問,“我是湛姜單、管薄、郎吉林等三人搶劫申訴案中,郎吉林的刑事申訴代理人。”

“不是我,還是誰?”湛姜單兇巴巴地說。“難道你會見的不是我嗎?有屁就放,老子還要去睡覺。”

“我來核實一個問題。”茵茵說,“請如實告訴我,或許對你有好處。”

“不相信你們。”湛姜單陰陽怪氣地說,“我只搶劫那個女的四萬,其實一分錢也沒到手,那個女人跑掉了,法院最后還是判我搶劫十萬。”

“那你們三人,事前計劃搶多少?”茵茵問。

“三萬,不多。”湛姜單說。

“你們三人事前計劃搶三萬,為何在搶劫時,突然變成要搶劫那個女的四萬?”茵茵問。

“勞者多得。”湛姜單說,“我一人實施搶劫,他們兩人打下手,我想我應該多分一萬,于是提出要四萬。”

會見完畢后,開車回律師事務所。在路上,茵茵覺得這一趟來的還真有意義,終于弄清楚本案三名被告人關于搶劫金額有兩種不同說法的原因,但法院卻沒有認定其中一種。這又是為什么?

小說《萬律一抹紅》 第十六章 奇怪的“搶劫”(二)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都市小說
  3. 歡喜冤家小說
  4. 神仙妖精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