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官場 > 官路雄才

更新時間:2019-09-25 10:19:55

官路雄才 已完結

官路雄才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別有洞天2分類:官場主角:鐘成李倩

主人公叫鐘成李倩的小說叫《官路雄才》,它的作者是別有洞天2寫的一本都市官場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鐘成,從一介布衣到一方大員,靠的是智謀,靠的是打拼。為官之路,既有權斗的荊棘,又有情愛的芳香。《官路雄才》,說謀說計說官場之雄才巧略,寫情寫愛寫人生之得意風流。...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接著周大貴壓低聲音又說了幾句話,一伙人都把目光轉向了鄧玉霞,壞壞地笑了起來。

鐘成猜測,他們說的肯定是關于鄧玉霞的。鄧玉霞雖然沒聽清楚,但一看周大貴等人的表情,也知道不是好話。她罵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這時,渡船已經開到了河的中心。湘河流到這一段,靠岸的水流看起來很平緩,但是到中流卻十分湍急。上游的大駁船也開了過來,距渡船十來米。何老西加大馬力,總算在駁船開到之前把渡船開過了河心。駁船在渡船后面插身而過。

周大貴得意的說:“這叫有驚無險.怎么樣?何老西,是不是沒撞著?”

何老西說:“有周大哥在船上,它怎么敢撞?”

周大貴哈哈大笑。

這時,船身突然劇烈搖晃起來,原來駁船開過時掀起了大浪。小小的渡船經受不住。

鐘成一看不好,連忙取下救生圈,對鄧玉霞說:“搞不好船會翻,會不會游泳?”

鄧玉霞說:“我會。”

渡船在搖晃幾下之后,真的翻了。在翻船之前,鐘成和鄧玉霞跳進了河中。他們都會游泳,加上又有救生圈,所以并不驚慌。

周大貴等人也都是在湘河邊長大的人,個個都會游泳。船翻之后,各自努力向岸邊游去。

突然又一人說:“怎么沒見周大哥?”

大家這才發覺,周大貴不在身邊。回頭一望,一個人正在后面撲騰掙扎著,快要沉下去了。不用說,周大貴腿抽筋了。

幾個小混混游得快,都快到岸了,距離周大貴很遠,明顯鞭長莫及。鐘成和鄧玉霞因為扶著救生圈,游得慢一些,距離周大貴不到十米。

幾個小混混喊道:“喂,你們救救周大哥!”

鄧玉霞說:“這個**,讓他淹死了,也算是老天爺替我們除了害!”

鐘成說:“人命關天,救人要緊!你有沒有把握游到岸上?”

“我沒問題!”

鐘成果斷地向周大貴游去。

鄧玉霞見過許多救人不成反被連累淹死的悲劇,這落水的人總是拼命地拉住來救他的人。她擔心鐘成有事,就也推著救生圈前來接應。

周大貴眼看就要沉下去的時候,鐘成及時趕到拽住了他。為了防止周大貴亂抓亂抱,箍住自己的手腳,導致同歸于盡,鐘成不讓他的手抓住自己,而是從周大貴的背面夾住周大貴,向岸邊游去。

周大貴的身子很沉,還不斷地在掙扎,游了幾下,鐘成就吃不消了。鐘成想,情況有點不妙。他已經做好了萬一吃不消的時候,放棄周大貴的準備。他可不想為這個無賴犧牲自己寶貴的生命。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輕如鴻毛。

又游了幾下,鐘成決定放棄。周大貴,對不起了,你去死吧!你死了,地方上就多一份平安。你到龍宮里去當黑老大吧!

正在這時,鄧玉霞帶著救生圈趕到了。周大貴的一條命才保住了。

倆人把他帶到岸上,幾個小混混早已弄了一輛車來,他們抬上周大貴,急忙趕往醫院。

何老西在岸邊哭泣著,他的渡船早被沖到下游老遠去了。

挎包雖然還在身上,但行李早已“隨波逐流”去了。鐘成道:“我的被窩。今晚沒被窩睡了!”

鄧玉霞說:‘沒事,到我的被窩里去睡!”

鐘成一愣!這小媳婦這么豪放,初次見面,就讓我鉆她的被窩?

鄧玉霞知道自己話說快了,連忙補充:“我那里有多的被子!”

鐘成笑道:“我還以為你要我鉆你的被窩呢!”

鄧玉霞說:“你要愿意鉆,你就鉆吧!我又不虧!”

鐘成沒想到鄧玉霞會這么說,一時不知道怎么接話。

鄧玉霞說:“我們快點回管理區換衣服吧!別凍涼了!”

倆人叫上車,直接開到管理區的宿舍。

這個時候,管理區的幾個干部剛剛下鄉回來。

鄧玉霞已經給他們講起了今天過渡的驚險情節。

管理區書記白天啟和主任趙大華饒有興致地聽著鄧玉霞講完,白天啟問道:“小鄧,我們的救人英雄鐘成在哪?”

鄧玉霞指指房間,說:“在我房里呢!”

趙大華說:“我們一起去看看他。”

鐘成打開門,鄧玉霞介紹說:“這就是小鐘!”

白天啟走上去,握住鐘成的手,說:“小鐘,你真了不起!你給我們管理區爭光了。“

鐘成說:“其實也沒什么,只是碰巧趕上了,小事一樁!”

白天啟說:“小鐘不錯,很謙虛,很低調,這很難得!趙主任,你說我們今天是不是要為小鐘接風慶功?”

趙大華說:“應該應該!玉霞,你去弄幾個好菜,我們今天喝個痛快!”

鄧玉霞說:“好咧!我去準備!”

在鄧玉霞做菜的時候,白天啟和趙大華把西風管理區的情況向鐘成作了介紹。

西風管理區下轄四個自然村,紅楓村,綠柳村,黃槐村、香椿村。名字起的都有來由,紅楓村是因為有一片紅楓林,綠柳村是因為村邊柳樹成蔭,黃槐村是因為村口有一株黃槐樹,白楊樹則因為是村里人家家戶戶門前都種有兩株香椿樹。

都說窮山惡水才出刁民,這幾個村風景雖然都很不錯,但是人卻大都很粗蠻。讀書人少,文盲多,窮人多,刁民多。工作不好做,干部弄不好就容易挨打。其他管理區都有十來個正式干部,惟獨西風管理區只有四個正式編制。除他們兩個之外,還有兩名副主任,其他幾個都是臨時的,要么是從村干部中抽調,要么從社會上招聘。

鐘成是第五個正式干部。嚴格地說也是第四個。因為鐘成調來的同時,前年調來的一個年輕人張春亭調走了。

鐘成心說,原來我相當于一個替死鬼。

趙大華指著管理區小院西側的一間房,說:“小鐘,今后這件房就是你的宿舍。以前是張春亭在住。鑰匙放在門框上邊。這里條件差,工作環境惡劣,工作難度會很大,你要做好大硬仗吃大苦的思想準備。”

白天啟說:“當然,也不要有畏難情緒。有黨和政府撐腰,有黨紀國法保護,我們干部搞工作應理直氣壯,無所畏懼。”

鐘成說:“兩位領導請放心,這里的情況我知道一些,我有充分的思想準備。越是艱苦的環境越能磨練人,這對我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一定在你們兩位領導的領導下,排除萬難,勇往直前,過五關斬六將,不辱使命。”

白天啟聽了之后,心里直冷笑,看來這是一個還不曾碰壁的書呆子,幼稚!到這里工作一段時間你就不會這么說了。不過,他臉上還是裝出一副很贊賞的表情,說:“小鐘,難得你有這份雄心!我會全力支持你的!”

趙大華是真的有點贊賞鐘成。他感慨道:“白書記,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啊。鐘成和剛調走的那個張春亭相比,就強多了。那張春亭來的時候,就一副被搭配邊疆充軍的倒霉樣子,成天垂頭喪氣,萎靡不振的。他怨天尤人,干任何事情都是一副消極態度,在這里工作兩年,基本上就是混。我就瞧不起這樣的人。我看好鐘成!鐘成,你不錯!”

鐘成:“我主要是覺得人,不應該被環境改變,要努力改變環境。”

白天啟仍然把鐘成的話理解為書生的豪言壯語。他略帶嘲諷地說:“好吧,我們等著你來改變我們西風的環境!”

說話間,鄧玉霞已經把飯菜做好了。

幾人來到管理區的食堂,趙大華叫上副主任鄭大明,四人圍坐一個小圓桌旁,桌上有八九個菜。白天啟說:“今天八菜一湯,標準很高的。來,滿上!”

管理區食堂準備有紅楓村的謝老大酒坊里釀出的散酒,趙大華說:“小鐘,你別小看這是農村酒坊釀的散酒,很不錯的,人稱紅楓茅臺。我們這里的人都說這酒能滋陰壯陽,男人們晚上想和老婆親熱,往往都要喝上二兩。”我們今天喝個痛快!”

鐘成喝了一口,果然不錯!似乎比那超市賣的好酒也差不到哪里去。他問:“這多少錢一斤!”

“兩塊五,便宜!價廉物美!鐘成感慨道:“同樣是好酒,放在超市里,能賣幾十幾百,放在農村的小酒坊,就只值兩塊!地位不同,價值不同!”

副主任鄭大明一口氣喝干一杯,說:“小鐘的話很有哲理啊!你瞧瞧,我們這些人,哪一個不是能說會道的人才,放在縣里市里,就是個人物,放在這倒霉的西風,就是個普通的小吏,小衙役!我同班同學,已經是縣委副書記了,我呢!唉!”

白天啟批評道:“話可不能這么說,我同學有當市委領導的。你別怨天尤人,今天我們是給小鐘辦的接風宴,小鐘是新人,將來是我們西風管理區的骨干和主力,你可不要向他散布消極言論!”

鄭大明陪笑道:“好,我檢討,罰酒一杯!”

大家都笑了起來!鄭大明是個酒鬼,嗜酒如命,每逢參加酒宴,總喜歡主動“罰酒”。

酒過三巡,白天啟見鐘成已經喝紅了臉,就說:“小鐘,你怎么樣?今天我們喝好不喝醉,你如果差不多了,我們就告一段落。”

鐘成說:“謝謝領導關心。我還行!”

鄭大明說:“白書記,你真偏心啊!我剛調來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關心我的。你把我灌醉了!”

趙大華說:“這你可是冤枉白書記了!你那天請求自罰,就有五六杯,你不醉才怪呢!”

大家哈哈大笑。

鄧玉霞端上一盤西紅柿炒蛋,說:“最后一個菜了!領導們,夠不夠?不夠我再弄!”

白天啟借著酒意說:“小鄧,不用再弄菜了。你就是最好的一盤菜。美女,秀色可餐。我們看一眼你,喝一杯酒。”

白天啟對鄧玉霞垂涎已久,但因為自己之前犯過作風問題,受過處分,不敢再重蹈覆轍,所以一直都不敢打鄧玉霞的主意。

趙大華心說,你這個老流氓,你怎么不提議“親一口,喝一杯”,那樣更帶勁!

鄭大明說:“白書記說的好!玉霞,我已經看了一眼了,我喝一個!”

鄧玉霞笑道:“你以后我就只做飯,不做菜了!你們看著我下飯就行了!”

大家又是一陣大笑!

喝到最后,鄭大明先醉了,趙大華和白天啟不勝酒力,都紛紛回房睡了!鄧玉霞雖然喝得不多,但走起路來腳步有點漂浮。只有鐘成沒事。

鄧玉霞說:“鐘成,你酒量真大!把他們全喝趴下了!”

鐘成說:“遺傳!我爺爺和我父親也是一斤多的量。不算什么!”

鄧玉霞說:“你的行李掉河里了,我那里也沒有多的被子,這樣,晚上我回娘家睡,你今天就在我房里將就一夜!”

鐘成想想,也沒其他辦法,就說:‘多謝了!”

晚上,鐘成久久不能入眠。也許是因為睡在一個美貌女人的被窩里,也許是因為酒喝得多了一些,他下面異乎往日的堅挺。

看來自己真到了結婚的年齡了。晚上沒有女人做伴,日子也真不好過。平時里就蠢蠢欲動,今晚的欲望特別強烈。

在他沉睡的時候,一個人躡手躡腳地來到了門前,他拿出一把鑰匙,打開了房門。此人用一只長襪遮住臉,只露出一雙賊眼。

他關上門,然后脫掉長褲,急急地朝床上撲去。嘴里喊著:“玉霞,玉霞,寶貝,我好想你!我要你!”

鐘成在睡夢中突然感到重壓,睜開眼睛,發現一個人正壓在自己身上亂親亂咬。下面有一物正頂著自己。

小說《官路雄才》 第八章 西風管理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懸疑小說
  3. 豪門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