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我在東北那些年

更新時間:2019-09-11 13:57:14

我在東北那些年 連載中

我在東北那些年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那血分類:職場主角:馮斌林如月

火爆新書《我在東北那些年》由那血最新寫的一本職場類小說,主角馮斌林如月,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這是一個計劃經濟時代,經濟很不景氣,大學生畢業找工作成了老大難問題。馮斌大學畢業也后,應父母要求回到東北沈河區創業。在回家的路上,馮斌邂逅了楊陽美女。后來,在表哥的幫助下,馮斌在一家商場找到了工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居住在大灣區。”馮斌回答道。

“距離單位有點遠啊。”楊陽又說道。

“是的呢。”馮斌說道。

楊陽一時不說話,陪著馮斌走了一段距離,才很關切地說道:“馮斌,你剛才把李部長得罪了,小心他今后對你不利呀。”

馮斌聽了楊陽的話,很是感激,就說道:“真的謝謝你啦,但是,我沒做錯什么,他不敢欺負我的。”

然后,楊陽就帶著馮斌來到她的那個家,這里是一個優雅住宅區,住的人應該都有錢,不像馮斌那個住宅區,都是一般打工者住的地方

馮斌不覺問道:“楊陽,救你一個人居住吧?”

楊陽回答道:“是呀,我的父母在家鄉,他們不想在城里居住,說不習慣。”

見到剛才馮斌被李部長打傷了,于是楊陽就拿出一瓶的藥酒來。馮斌接過來聞了一下,卻發覺味道很是刺鼻,藥味非常的濃烈。

然后,楊陽就叫馮斌把衣服脫了,然后就幫他涂上了藥水。由于距離很近,楊陽的處女香就直往馮斌的鼻子鉆,讓他心里變得燥熱極了。

馮斌扭著頭,突然看見楊陽那豐滿的胸部,不覺心跳都加快了,鼻子也幾乎要噴出血來了。

楊陽幫馮斌她擦完藥水之后,就問道:“你不會被打成內傷的啊?”

“不會的。”馮斌很是確定地說道。

看著馮斌那憋得一臉通紅的樣子,楊陽很是關切地問道:“剛才搽藥水不會很疼吧?不然你臉都憋得這樣紅呀。”

馮斌怕待下去自己會犯錯誤,于是就說道:“楊陽,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好的,這些藥水你拿回去自己涂吧。再見啦,拜拜。”楊陽很是體貼地說道。

楊陽從錢包里掏出一百元,然后怯怯地遞給馮斌說道:“馮斌,你今天也夠累的了,你還是搭摩托車回家吧。”

馮斌卻是很不好意識,推開那一百元錢,然后說道:“我沒有累呢,我還是走路回去吧。”

楊陽見馮斌不要她的錢,就很不開心地說道:“如果你不要這些錢的話,我就生氣啦。”

馮斌卻堅決不要那一百元。

楊陽說道:“要么,你騎我的自行車回去吧。”說完,楊陽就將自行車的鑰匙遞給了馮斌。

馮斌沒有辦法,于是就拿著自行車的鑰匙走到了停車場,然后就騎著自行車來到楊陽的面前。

“但是,我騎了你的自行車,你明天怎樣上班?”馮斌又問道。

“那這樣吧,你搭著我回去,然后我就騎著自行車回來,好嗎?”楊陽很是溫柔滴問道。

“好吧,我先搭著你回家吧。”馮斌說道,就搭著楊陽像家里奔去。

路程不是很遠,大約半個鐘頭之后,馮斌就回到了家里。

下了車,馮斌將自行車放在楊陽手里,然后說道:“特色不早了,你還是回去吧,路上要小心哦。”

“嗯,我要回去了,你也要保重。晚安。”楊陽說完,也就騎上自行車回去了。

看著楊陽逐漸遠去的背影,馮斌心里很是激動:“如果可以娶到她為妻子,那多好呀。”

經過這幾次的接觸,馮斌和楊陽就相愛了。

那天下了晚班,馮斌懷著忐忑的心情回到家里,一想到即將要跟父母溝通的事情,他還有些興奮,覺得成功的幾率比較大。

商場的工作要到很晚,時間久了,李春云和馮萬福有時候不等馮斌回家就已經睡了,但是這天,兩位家長卻好似有先見之明似的,竟然都沒有睡覺。

“媽,我想跟你倆商量個事。”馮斌站在門口,看著躺在床上的父母。

“啥事。”李春云說。

“我想......結婚。”馮斌吞吞吐吐地說,他覺得不可思議,回來的時候還胸有成竹,話到嘴邊卻羞于出口,也許是內心并不抱太大期望的緣故。

聽到兒子的話,馮萬福的反應有些激烈,頃刻間從床上坐了起來說:“啥,想結婚,這么小結什么婚,咱可千萬別結婚太早。”

“兒子,你是不是處對象了,處對象正常,結婚可不能草率啊,你總得把對象帶回來讓我和你爸見見啊。”李春云雖不像馮萬福那般激動,可也著實吃驚不少。

“她挺好的,我單位的同事,也是我領導。”

“你領導?”李春云略顯詫異,“年齡難道比你大?”

馮斌早有預感,父母一定會對年齡耿耿于懷,默默地點了點頭。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馮萬福的表情好像世界末日,“咱哪能找個比自己還大的媳婦,咱不能虧了呀。”

馮斌無言以對,卻也沒辦法從容面對,此時的他,能勉強忍住怒氣便不錯了。

“我就是隨便說說,我也是想聽聽你倆的意見,沒事了,你們接著睡吧。”

馮斌發覺事態不對,心想此刻便是有千百張嘴,也說不明白了,于是采取草草了事的態度。李春云欲言又止,馮萬福似乎還想多說兩句,但馮斌沒等父親說完,輕聲地關上了臥室的門。

回到房間,馮斌不知該如何將這個不好的消息告訴楊陽,于是放棄了打電話,決定第二天到了單位再說。他倒沒有灰心喪氣,只不過事情沒有按照設想中的進行,令他有些懊惱。好像一部電影正看到精彩之處,卻忽然斷了電一樣。而且他覺得剛才的談話既不客觀也不平等,父母完全把他放在孩子的立場上了,這樣的談話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第二天是下午班,馮斌依然起得很早。李春云還沒有去上班,就等著兒子醒來之后,跟他好好聊聊。她的心思比較細膩,不似馮萬福那樣粗糙,對于兩情相悅的男女之情多少還是持謹慎態度,并不會一股腦地反對。

“兒子,那姑娘怎么樣,是個好姑娘嗎?”

“媽,人家絕對是正經人家出身,正統的工人階級出身。”馮斌提到楊陽的身家,得意之氣便寫在臉上,李春云看得一清二楚,心想兒子可能的確對人家情有獨鐘。

“那還真是挺好的,你跟人家處了多長時間了,為啥一直瞞著我和你爸。”

“沒有的事,我跟她談戀愛還不到一個月,但是我們一直是同事啊,彼此之間已經很了解了。”馮斌說這話的時候胸有成竹。其實楊陽的想法與馮斌一樣,她絕不是那種相處一個月便結婚的輕率女孩,只因這幾年下來,實在是對馮斌產生了款款深情,楊陽覺得他明明比自己年輕,卻總是一副小大人似的,總是從一些細小的事情上幫助她,關心她。他年輕,朝氣蓬勃,略帶頑皮,經常會逗她開心。最重要的,楊陽覺得馮斌身上具有一股正氣,雖然這股正氣與當下的社會風氣略顯矛盾,但是卻深得楊陽的歡喜。

李春云輕嘆一聲,適才反應過來,曾經的小娃子這么快就到了自己主動談婚論嫁的年齡了,不免感慨光陰如梭。

“媽,你是不是也跟我爸似的,覺得找個比自己大的女孩不好。”馮斌試探著問。

“那倒不是,關鍵還要看你自己的意思,女孩一到了年齡,老的可快了,你能接受嗎?”

“我能接受。”馮斌的語氣肯定,但他能覺察出母親并不是完全信任他。

李春云自認為無法阻止兒子的決定,以往的經驗告訴她,那樣只能使母子之間的關系變得緊張,可是讓兒子一意孤行,做母親的憑借婚姻的經驗,難免覺得找一個大齡妻子會事后后悔。李春云不想讓兒子成為下一個馮萬福,所以她才惆悵。

“總之,你總得把女孩帶回家讓媽瞧瞧吧。”李春云采取了緩兵之計。

“沒問題,那你可不準刁難她。”馮斌說。

“瞧你把媽想成啥樣人了。”

“不是,媽我就是有點擔心,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家長,她肯定跟你談得來,我就是有點擔心我爸。”

“其實你爸也不會刁難人家,我太了解他了,別看昨晚他的反應挺大的,他就是拿你當個孩子,總認為你還什么都不懂。”

“這一點就夠讓我發愁了,呆在他身邊,我永遠都長不大。”

“這話可別讓你爸知道,他聽了會傷心的。”

馮斌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母親。他自然不會對父親說這些冷漠的話,但是他卻希望父親能夠明白他的想法。他們父子之間缺少交流,小的時候,馮萬福可以名正言順地把兒子當成小玩具,可是當馮斌的身體逐漸魁梧,父子之間的這種關系被打破了,馮萬福卻沒有盡到一個父親言傳身教的責任,他們之間的話語越來越少,物質層面的關懷越來越多,最后導致了情感交流的崩壞。

下午,馮斌見到楊陽,兩人心有靈犀,連彼此的微笑也變得仿佛吹拂著清爽的微風,辦公室里充滿了溫馨和諧的氣氛。楊陽和馮斌都盡量收斂愛慕之情,好不至于被其他同事察覺。因為他們的愛情不僅面臨著家人帶來的困難,同時還面臨著公司的無形阻撓。

同事之間倘若結婚,其中一方就得辭職或被勸退,是合同里的的一條規定。楊陽對于這個違背人文精神的制度逆來順受,而馮斌卻私下里大加痛斥。荒謬、**定下的制度,違背人性等字眼從他的嘴里傳到了同事的耳朵里,倘若商場的老總聽到這些話,不把他五馬分尸,也得立刻請他走人。

小說《我在東北那些年》 第4章 想結婚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腹黑小說
  3. 宮廷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