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官場 > 明末第一禍害

更新時間:2019-07-31 15:38:15

明末第一禍害 連載中

明末第一禍害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紅燒大肘子分類:官場主角:王業泰李仙兒

主人公叫王業泰李仙兒的小說叫《明末第一禍害》,本小說的作者是紅燒大肘子最新寫的一本官場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崇禎十七年七月多爾袞:“還是皇兄說的對啊,取燕京如伐大樹,須先從兩旁研削,則大樹自仆,這中原還不是打進來了嗎,李自成你個小樣的你也別跑。”弘光元年多鐸:“王業泰,你能不能別追了,皇兄救我啊!”李自成:...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弟們先去銅雀樓吃頓酒再說正當張世澤安耐不住想要發火時王業泰此時卻嬉皮笑臉的看著這二十多號站的稀稀拉拉的兵油子道:“今晚我請客,不管怎么說,以后咱們就是兄弟了,咱們兄!”

這下不止是這些兵油子,連張世澤都驚到了,詫異的看著王業泰還有幾天時間啊,竟然帶著他們去喝酒。言出既行,已經放出話來了,眾人也便朝著銅雀樓去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張世澤的常隨卻慌慌張張的跑到了王業泰的面前哭訴道:“少爺,大......大事不好了,您藏在府里的那兩個胡姬被老爺發現了,老爺正滿城找你呢。”

想到自己老子那副黑臉,張世澤不由得打了個激靈,急忙催促道:“趕緊,趕緊去銅雀樓,快!”

這銅雀樓是宮里的大太監王承恩的產業,即便是張之極,也要給王承恩幾分薄面,而且這酒樓面上是王承恩的,但是所得銀兩大部都直接送到了內帑,這在京中幾乎是眾所周知的秘密了。

一干人等火速鉆進了銅雀樓之后,關上了房門張世澤才松了口氣,二十個兵油子看著奢華的銅雀樓早就已經看呆了。

“小二,好酒好菜的全都給小爺上,這是五十兩銀子,你們先拿著。”

“諾,諾,小的這就給您上。”小二活了這么大,真算得上是頭一次見這么大一錠的銀子了,王業泰出手闊綽,這些店小二不敢得罪,趕忙就去忙活了。

酒菜上來之后,這些兵油子也顧不得王業泰跟張之極,一開始還是小小的偷吃兩口,后來干脆直接狼吞虎咽了起來。

王業泰在一邊并不說話,只是在默默的觀察著這些兵油子的吃相。

即便是京營,也早就不是當年靖難之后的京營了,自從萬歷之后京營用度一在縮減,即便是留在營中的兵油子,也不過是茍且偷生的苦哈哈罷了。

在練兵之前,首先就要得到軍心,否則這些在行伍之間混跡了小半輩子的兵油子永遠有辦法偷懶,永遠也練不出什么成果來。

張世澤此時卻一直在喝著悶酒。

“世澤,你怎么回事?”王業泰詫異的看著張世澤問道。

只見張世澤舉起一杯酒一仰頭一飲而盡道:“你去窗邊一看便知。”

王業泰打開銅雀樓的窗戶,只見樓下一黑臉大漢身騎駿馬手中拎著一根木棍,身后跟著七八個小廝,怒氣沖沖的盯著王業泰所在的房間。

“業泰!”

張世澤雙眼通紅的看著王業泰說道:“今夜一別,若我一去不還,那便一去不還!”

當天夜里,張世澤的常隨便帶著兩個胡姬來到了新建伯府,著實的嚇了王業泰一大跳,眼見著兩名胡姬金發碧眼,整個新建伯府都震動了。

王先通面色沉重的看著王業泰道:“泰兒,為父倒是希望你盡快開枝散葉,但是你尋來這兩名胡姬,難不成忘了華夷有序?”

空氣中彌漫著殺氣,王先通絕對不會縱容王業泰就這么玷污了王家家風的。

“爹,您先別急著找棍子,這都是張世澤那小兔崽子......”

這下王業泰算是黃泥落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第二日,鼻青臉腫的王業泰遇到了同樣鼻青臉腫的張世澤,王業泰幽怨的瞟了張世澤一眼,沒有搭理他。

張世澤詫異的看著地上連夜畫出來的諸多白線問道:

“業泰,這地上的線是什么意思?”

王業泰沒搭理張世澤反而是嬉皮笑臉的看著眾人說道:“昨天晚上都吃的還好吧?”

眾人稀稀拉拉的站做一排齊聲道“謝過小公爺,小伯爺。”

“好!現在開始圍著這場子跑五十圈!中午之前只要有一個人跑不完就不準吃飯!”王業泰臉色驟變,張世澤終于明白了這些線的意思,隨即帶著兩個常隨進入了工作狀態,趕著這二十個人圍著場子跑了起來。

張世澤看著這些跑圈的士卒詫異的問道:“今天王圖怎么沒跟你一塊過來?”

“我給了他別的差事。”王業泰愜意的坐在了樹蔭下面,起初這些士卒還能跑一跑,但是跑到二十多圈之后,這些人就有些開始吃不消了,王業泰躲在樹蔭下嘴角微揚,操場的旁邊忽然飄來了一陣香味——是燉肉的味道!

一聞到這股味道,這些兵油子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般,憑著一口對肉的執著,生生的跑完了五十圈。

匆匆的跑了一上午之后,眾士卒早就累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癱坐在了地上。

“嗯,還不錯,還能跑下來,今天中午吃肉!”

王業泰一聲令下,三個王先通的親兵就幫著將一大鍋的燉肉搬進了操場里。

這些士兵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瞬間圍在了燉肉的周圍。

其實體能訓練是最容易被人忽視的,若是拼力氣,這些兵油子可能一個個都不弱,但是比起耐力來,那可就差的遠了,這不一定是他們的原因,而是京營之中時常欠餉,都是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即使能撈到點,也給家里了,這飯都吃不飽還提什么打仗。

原本準備了三鍋肉湯沒成想竟然全都被吃了個精光,剛剛吃過午飯,歇了不到三刻鐘,一聲凄厲的哨聲便在營房回蕩了起來。

李老三是這京營之中的老牌軍戶了,跑了一上午之后早就精疲力盡了,此時李老三看著身邊的趙天開說道:“咱們是不是得給這兩位小爵爺一個下馬威了。”

趙天開揉著肩膀將一套嶄新的鴛鴦戰襖穿在了身上有氣無力的說道:“全聽李大哥的,這日子真不是人過的,聽說要訓一個月,這可怎么熬啊。”

當天下午,王業泰下令開始訓練隊列,有張世澤喊著口號。

“立正!”

“稍息!”

“立正!”

......

夏日炎炎,很快便過去了七日,這七天里,這些老兵油子是真正的感覺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李大哥,不行了。”言罷趙天開便站了出來報告道:“報告小公爺,頭暈。”

之前張世澤就說過受不了的打報告,張世澤一點頭便應允了下來,不料這一下子就如同是捅了馬蜂窩一般,李老三緊隨其后,幾乎所有的兵痞的默契來臨全都同時犯了什么頭疼腦熱的新老毛病,張世澤有苦說不出,只能是將求助的眼神拋向了王業泰。

小說《明末第一禍害》 第5章 老兵油子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言情小說
  3. 種田小說
  4. 職場對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