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絕色農女:賣花養個狀元郎

更新時間:2019-06-18 15:54:25

絕色農女:賣花養個狀元郎 已完結

絕色農女:賣花養個狀元郎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子宴分類:穿越主角:襲珍珠姚奕衡

主角叫襲珍珠姚奕衡的書名叫《絕色農女:賣花養個狀元郎》,本小說的作者是子宴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花店老板娘襲珍珠一朝穿越成村婦,不僅嫁了個農夫還有了個包子?襲珍珠不慌不忙掏出系統,開始了自己的養花種草之旅,供夫君讀書,帶包子上進,踏踏實實走在小康路上,等著一朝功成身退過上自己的田園生活。誰知夫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方宜良一咬牙,把他這些年與縣官勾結的事倒了個干凈,還拿出了個賬本子,上面一筆一筆記得清清楚楚。

人證物證具在,嚴錚厭惡地看下面兩人一眼,一揮手,將他們都下了大獄。

“方宜良杖一百五,流放三千,且在半月之內要將賣出的藥召回,召不回的以十倍賠償!而縣官李思……當今圣上為人剛正嚴肅,最恨這等欺詐百姓,徇私枉法之事,你身為父母官卻知法犯法,判秋后處斬!”

兩人哭爹喊娘地被帶了下去,幾人看了,俱是暢快!

塵埃落定,珍珠與牧清道謝:“今日多謝你,要不然我這虧是吃定了。只是沒想到害你被牽連,真是抱歉。”

牧清卻道:“這等官商勾結之事,我既然看到,便不能坐視不理。說來還是我要謝你,若不是你揭穿他二人的關系,我們還蒙在鼓里呢……不過,話說回來,你是如何知道他兩人是姻親?”

珍珠狡黠一笑,露出兩個梨渦:“我猜的!”

牧清被她的笑晃了眼,一時竟呆住了,只聽珍珠道:“我不過是與方宜良爭執幾句,他便要報官,自古行商之人最怕同官府牽扯,他卻這般有底氣,想來是‘頭頂有人,心不慌神’;再者,我們一來縣衙,他便去找‘方姨太太’,男女大防,若非同胞姐弟,那下人怎會帶他一個外男去后宅?是以,他定然在衙門有人。”

“可你如何知道那‘方姨太太’是他姐姐?”嚴錚好奇問道。

珍珠眨眨眼,笑道:“自然是因為他在縣令面前,執的是晚輩禮了。”

本朝最重人倫禮法,方宜良的姐姐給縣令做了姨太太,方宜良在縣令面前,便只能執內弟之禮。

兩人恍然,尤其是牧清,看著襲珍珠的眼神都在發光。

珍珠卻未注意到,她正忙著給剛才啼哭的婦人重新寫方子:“……就按我改過的方子吃,下面是辨別這些藥材真偽的方法,再去抓藥可以先辨別一番。”

那婦人感激涕零地朝她道謝,連忙跑著去為自己丈夫抓藥了。

牧清故作不經意的問:“你還會看病?”

珍珠隨意敷衍:“這不過是個常平方,不算什么。”

她前世上山找花卉,衣食藥物都不能面面俱到,有時在山上受了傷,只好拿草藥先對付著。一來二去,也算是略懂一些。

不過這些她可不準備告訴這兩人。萬一她改變太多,被當做妖怪燒死,不就得不償失了么?

出了衙門,珍珠一眼便看到了路邊站著的長身玉立的男人。

她眼中登時盛滿笑意,小跑過去,在他面前站定:“你怎得來了?”

姚奕衡見小妻子眉開眼笑的模樣,神色柔和下來,輕聲道:“你出來太久,我怕你迷路,來接你回家。”

美,美男計!

襲珍珠忍不住捂著滾燙的臉低下頭,這人溫柔起來真是要命!嗚嗚嗚她要抵擋不住了!

那邊牧清與嚴錚看到兩人互動,心下了然。嚴錚更是對著牧清擠眉弄眼一番,牧清瞪了他一眼,才規矩起來。

這二人的動作落到姚奕衡眼中,他神色一凝。

兩人衣著不凡,藍衣男子更是帶著上位者的尊崇氣度,現在卻出現在這偏僻小鎮上,讓他不得不多思慮一分。

“今日多謝兩位大人相助,姚某感激不盡。只是天色已晚,住址偏僻路遠,還容姚某帶內子先行告辭。”他不卑不亢地客套幾句,便接過珍珠的包袱,準備離去。

他打量牧清二人時,牧清也在觀察他,心中暗嘆,這小地方也能出這等人才,嚴整優雅器宇不凡,假以時日,定能潛蛟出海騰云化龍。

及至姚奕衡點出“兩位大人”,他不由一愣,興味更濃。

這里明明只有嚴錚這殿前都指揮使一位“大人”,這人……竟看出了他的身份么?

想到這里,他輕輕一拉嚴錚衣袖,嚴錚無奈,只好叫住二人:“且慢。方才聽說襲姑娘要賣參,不知可否舍愛將這參賣給我?”

襲姑娘?

這三字落到姚奕衡耳中只覺刺耳的很,他冷淡地說:“這參除了治病救人也無甚大用,若是大人需要,我們自然可以賣;可若是大人并非真心相購,也不好讓大人折了這份銀子。”

小說《絕色農女:賣花養個狀元郎》 第十章 處罰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青春小說
  3. 豪門世家小說
  4. 總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