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秘愛之前夫有約

更新時間:2019-06-18 15:28:51

秘愛之前夫有約 已完結

秘愛之前夫有約

來源:青墨云作者:紅丫分類:言情主角:厲墨池傅慕旋

《秘愛之前夫有約》由紅丫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厲墨池傅慕旋,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離婚三年歸來,前妻變成了貼身保鏢。 他問她可以多貼身,結果二人貼到了床上去了。 她對他帶著濃濃的恨意,而他對她卻是曖昧不明。 明明不能相愛的兩個人,卻偏偏走到一起,除了萬劫不復,就是互相折磨。 三年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們派你來主要負責什么?”此時,厲墨池換上了一副公式化的口吻,眼眸變得高深莫測。

“貼身保護你的安全。”傅慕旋語氣同樣冷淡,辦公室的上空好像飄著學渣子,冷得人心發慌。

“包括床上?”厲墨池挑眉,若有似無的勾起淺薄的唇角,譏誚的望著她。

“如果你有這方面的需要。”傅慕旋冷潤的眸中閃過一道不耐,明知厲墨池是故意諷刺她,但她還是維持著平靜的神色不為所動,就算她不服輸這么說,她也知道厲墨池不屑碰自己的。

添加微信公眾號搜索“她小說”回復“前夫”繼續免費觀看。

從前是,現在亦是。

厲墨池深邃的眼底泛著寒芒,他咬牙切齒道,“很好,你還給誰做過貼身保鏢?”

傅慕旋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問,她猶豫了一下。

厲墨池看她遲遲不答,以為是太多記不清了,雙眸帶著瘆人的冰寒,語氣不耐,“行了,不用說了。”

傅慕旋聳聳肩,這陰晴不定的脾氣,也是夠讓人頭疼的。

尹光熙推門而入,看到他們二人一坐一立,氣氛有些緊張就知道他們聊得并不開心。

“總裁,傍晚還有一場慈善晚宴需要你參加。”尹光熙走到厲墨池身側,交代著接下來的形成,他轉頭對傅慕旋又道:“場地已經發送到傅小姐你的手機上了。”

“嗯。”傅慕旋在面對別人的時候,表情都會柔和一些,不似對厲墨池那么冷酷。

厲墨池不悅的低哼,等傅慕旋的視線回到他身上的時候,卻發現他早已近在遲尺。

他垂著眼眸,濃密的羽睫遮住了幽深的眸光,居高臨下的看著三年不見的前妻,“希望你恪盡職守一些,別丟人。”

面對厲墨池的冷嘲熱諷,傅慕旋依舊淡如云煙,“我知道了。”

厲墨池邁步走出辦公室,傅慕旋扭頭跟上,尹光熙對她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目送她遠去。

傅慕旋心中一暖,看來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喜歡她回來。

二人走進電梯,傅慕旋的嘴角還揚著剛剛對尹光熙露出的和善笑意,她沒有料到厲墨池會停下腳步,一頭撞上了厲墨池的胸口,鼻子隱隱作痛。

厲墨池看到她輕易對別的男人就露出微笑,十分嫌棄,冰冷的墨眸不悅的睨了她一眼,沉聲道:“我需要的是一個保鏢,不是一個喜歡對誰都微笑的女公關!”

傅慕旋站在她的身側,目光直視著電梯,白凈的柔荑揉著自己隱隱發痛的鼻尖,反駁道:“厲先生,誰說做保鏢的就一定不能笑,我們是用拳腳讓敵人城府,而不是用眼神殺人!”

“傅慕旋,我怎么從未發現你這張嘴如此厲害!”厲墨池臉色陰沉,以前她那般委曲求全,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

“呵,笨嘴拙舌的豈不是要被你諷刺死?”從傅慕旋接到任務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會面對一個怎樣的厲墨池。

只不過物是人非,大家都變了,沒有人能活在過去。

厲墨池譏誚的瞇著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女人,現在諷刺人都這么犀利。

下到地下停車場,傅慕旋輕而易舉的找到了厲墨池的邁巴赫。

事前,她對厲墨池做過調查,發現這三年他的品味一如既往沒有任何的變化。

打開車門,她等著厲墨池上車。

厲墨池闊步而來,卻站在她的面前,冷聲道:“以前是你坐著車的人,現在變成了開門的人。”

傅慕旋眉角一揚,字字如冰,“厲墨池,你記得錯了,我傅慕旋從未坐過你的車。”

因為他說過副駕駛的位子,永遠留給他最愛的那個女人!

厲墨池狹眸中有什么一閃而逝,濃濃的眸底有什么在跳躍,他冷漠的坐回到車中,傅慕旋關上了車門。

她繞道駕駛座,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拿出手機確定了一下場地位置后,收起手機,帶著藍牙耳機,將車子開出了地下車庫。

一路上,她都感覺背后冷颼颼的。

眼睛偶爾瞄到后車鏡,總是能對上厲墨池那雙陰翳冰冷的雙瞳。

“專心開車。”厲墨池沉冷的聲音從后面緩緩而來。

傅慕旋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現出不耐的神色,一雙冷潤的眸子注視著前往,專心開車。

菲爾斯酒店,B城最為豪華的國際酒店。

今晚的慈善晚宴就在這里舉行,今天來參加晚宴的人,都是商界名流,影視大腕。

傅慕旋做了調查,她沒有辦法更加細致的對這些人進行盤查,只能貼身跟在厲墨池的身邊。

一如既往,厲墨池的出現成功的引來了很多人的注意。

這些商界名流擠破了腦袋想要與他合作,想要將女兒交給她,而那些影視明星更是想要嫁給他,一飛沖天,成為厲夫人。

只有傅慕旋知道,在厲墨池的心中早就有一個人,所以這些人他連一個眼神都吝嗇。

厲墨池走到幾個穿著講究體面的男人面前,和他們寒暄了一番。

沒有人知道厲墨池曾經結婚過,所以他們并不知道傅慕旋是他的前妻。

“厲總,今天的新聞我們都看了,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白氏集團的總裁白德凱一臉的擔憂,看不出是真是假。

“嗯。”厲墨池神色倨傲俊冷,深邃的眸子里蔓延著冰霜,與生俱來的疏冷,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白德凱感覺自己似乎是說錯了話,他賠笑著,“哈哈,對了,厲總這是我的小女兒白菲菲。”

他身邊站著一個身材嬌小的姑娘,巴掌大的小臉,尖尖的下巴,一雙眼睛尤為的明亮,身上穿著香芋色的抹胸短裙,看起來清純又性感。

“厲總,好。”白菲菲怯生生的打著招呼,白凈的小手遞上來一杯酒,眼睛里隱隱有些期待。

厲墨池側眸,高冷的墨眸睥睨著傅慕旋,“作為貼身保鏢,擋酒也在你的職責之內。”

傅慕旋聞言一怔,一雙剪水雙瞳閃過絲絲不悅,用十分冰冷的口吻,“我在執行任務!”

“你的任務就說保護我。”厲墨池一字一句的說著,他的聲音冷得像是玉珠敲擊在寒冰上,冷得讓人從心底發寒。

傅慕旋不耐,深吸一口氣,接過了白菲菲手中的酒杯。

白菲菲卻沒有松手,與傅慕旋僵持了一下,臉色有些委屈,有些不甘。

“怎么,難道我身邊的人不配和你的酒?”厲墨池薄唇輕啟,吐出清冷的語調。

白菲菲被厲墨池的氣勢嚇到,手不由得一松。

傅慕旋白皙的柔荑握著透明的水晶酒杯,里面是赤紅的液體,她眸色沉沉,收回手,就被輕輕碰觸到她柔軟的粉唇,仰頭,一飲而盡。

那紅酒的味道有些發酸,還摻雜著一些特別的味道。

她黛眉微蹙,不動聲色的喝下酒,將酒杯還給白菲菲。

白菲菲愣了一下,慌張的接過。

“去那邊。”厲墨池對傅慕旋冷冷的命令道。

傅慕旋立刻跟上,可是才走兩步,她就覺得不對勁,她的頭有些昏沉,視線似乎變得有些模糊,特別是小腹有些灼燒。

聯想到那杯該死的紅酒,她已經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厲墨池似乎是要去和另一伙人打招呼,她低聲叫住厲墨池,“……厲先生,我能去一下洗手間嗎?”

厲墨池頓下腳步,微微側首,細長的眼梢瞥了她一眼,發現她臉頰紅得厲害,冰冷的嘴角越發的冷硬,“去吧。”

傅慕旋如臨大赦,她掩飾著眼底的焦急,邁步朝衛生間走去。

來到其中一個間,她反鎖上門,坐在馬桶上的時候,早已全身發軟,呼吸變得非常不順,有些急促。

她皓齒咬著唇,那唇原本是粉色的,在藥物的作用下變得像是紅潤可口的櫻桃,一雙眼睛迷離中帶著痛苦,熾烈的火焰。

對付這種藥,不想讓人幫忙,那么就只有自己用手解決了。

雖然這是一件非常羞恥的事情,可是她別無選擇。

眼淚順著她精致的眼角留下,身體中的空虛快要爆發。

她伸手解開自己風衣的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色的襯衣和西褲,當她的手指伸向腰帶的時候,卻聽見外面傳來厲墨池低沉饒富磁性的嗓音,“傅慕旋,你進去太久了。”

“……我沒事。”傅慕旋撒著慌,“可能是水土不服,我有些拉肚子了。”

她用力的克制著自己的語調,不讓外面的厲墨池聽出端倪。

她暗暗祈禱,厲墨池能夠趕快離開。

然而,厲墨池還是聽出了她語氣的變化,軟綿綿的,一聽就不對勁。

“傅慕旋,我給你三秒鐘,你不開門,我就踢門了。”厲墨池冰冷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威脅。

“……不要!”傅慕旋快要哭了,她不想讓厲墨池看到自己這幅模樣。

“那就把門打開!”厲墨池的聲音已經失去了耐性,傅慕旋的反應太不對勁了。

傅慕旋微微抽泣了一下,她打開廁所的一門,單手撐著門框,露出一副沒事的神情。

可是厲墨池早就看出她全身都在細微的顫抖著,那雙微紅的眼睛明顯是哭過。

“讓你擋酒你就委屈了?”不由得厲墨池的聲音變得柔和了一些,他伸手去摸傅慕旋的臉,卻發現她的臉滾燙如燒紅的木炭。

小說《秘愛之前夫有約》 我們來談談工作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種田小說
  3. 情有獨鐘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