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變身女帝

更新時間:2019-06-17 16:55:20

變身女帝 已完結

變身女帝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小仙女不需要愛分類:穿越主角:吳雨萱蕭沐陽

主人公叫吳雨萱蕭沐陽的小說叫《變身女帝》,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小仙女不需要愛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鐵血上校意外身亡穿越時空變身絕世佳人,懷著一顆男兒心的主角是不是就此認命地成為其他男性的附庸了呢?不妥協命運的機運,一個不屈的靈魂在女性完美的皮相下掙扎著...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塞萊斯汀(CELESTIAN)===============

(遠游者),中立(中立善良)星辰、太空和漫游者之中等神

塞萊斯汀是一個仁慈的奧爾迪安神。作為法蘭恩(他唯一的盟友)的兄弟,他選擇了遠方的星辰和太空而不是奧斯。他以完全黑色的中年男性的面目出現,總是佩帶著他的圣徽:一件有著華麗的紅寶石、風信子石、黃玉、綠寶石、藍寶石、紫水晶和鉆石的首飾。在奧斯他幾乎沒有熱心的崇拜者,但是他的信徒中有很多生活在繁星之夜的奇異生命。

遠方的星辰是旅行的啟示;像星辰一樣在遠離家鄉的地方相遇。星辰是不朽的并且愿意作為旅途中的指引。如果你仔細研究就會發現星辰的秘密。根據知識和力量,牧師被分為七級,除了代表等級的數字以外沒有其他的稱號;每一級的圣徽因為不同的寶石而各異。

大多數塞萊斯汀的牧師是學者、天文學家和位面探險家,也有一些是水手。他們研究世界、天空和位面為了尋找星辰的產物、隕星的碎片和與星辰、太空或位面有關的知識。許多他的牧師都去屏障峰的一個圣地朝圣。塞萊斯汀是邪惡的非人類種族中善良成員所偏好的神祗;雖然它們的眼睛不能忍受日光,但是它們在星光中找到了希望。

領域知識、旅行、保護;武器短矛

森島(CYNDOR)===============

(永恒守護者,不可**者),守序中立時間、永恒和連續之弱等神

森島有三個職責:思考怎樣操縱時空改變宇宙,在他的永恒之書(PerpetualLibram)中記錄奧斯每個生物的行為,和阻止可能改變時間的強大存在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改變時間流。這位奧爾迪安神相信預言,雖然有時他的觀點和伊斯塔斯或他以前的同盟(和上級)蘭多相左。他展現為一個高大的沒有面孔卻有著強健平板的四肢的男性形象,代表時間的不可知性和必然性。他的圣徽是一個兩邊是黑色和白色的圓形沙漏,很像永恒的標志。

時間不是靜止的,而是像某種液體一樣:從被遺忘的過去流到現在,流向遙遠的未來。過去的事件引發現在的事件,結果遠比事件的起源長得多。不要為一生中所做的選擇擔心,因為所有的行為都已被決定,而你的命運取決于你的選擇。占卜只是一劑精神上的安慰,它讓你意識到并接受你在生命河流中的地位。

森島的牧師聚集在時間洪流中重要的或毀壞的地點。他們研究古老的知識,策劃歷史的進程并了解未來,他們中的許多都是顧問和預言家。他們揭穿騙人的算命者和其他虛假的預言者。他們和擁有有趣未來的人一起旅行。

領域秩序、保護、旅行;武器投石索

島特(DALT)===============

混亂善良入口、門、圍墻、鎖和鑰匙之弱等神

當他試圖解放他的兄弟瓦圖時島特被遺忘了很多年;如今他重新被公認是一位神祗,雖然主要只被東南的蘇人所崇敬。在他的調查中為了尋求幫助,他和法蘭尼斯很多其他的神祗(除了泰爾區)交談。島特顯現為一位有著雜亂白發和敏銳雙眼的老者或者一個紅發的盜賊。他的圣徽是一個鎖著的門和里面的骷髏鑰匙。

從不同的角度面對障礙直到找到解決辦法。島特在成為更好的盜賊的同時總是試圖更好地防盜。他的名字被用來降福于堡壘、監獄和藏寶箱,還有新的房屋。他的教派趨向于喜歡鎖東西和喜歡開鎖的牧師的混合體,每一邊都了解另一邊的需求。

島特的牧師和他們的神很像,在車間里做修補匠,制作鎖和陷阱,同時又試圖破解自己的成果。他們把自己的建筑技能傳授給木匠、泥瓦匠和鎖匠,同時訓練有抱負的盜賊和間諜鎖匠藝術,盡管他們只選擇那些把他們的天賦用于做善事的人。他們堅信保衛財寶不被那些會把它們用做自私目的的人所侵害,同時從那些不配擁有財物的人手中解放財物。他們喜歡在城市和地下城間漫游,尋找能挑戰他們技能的場所。

領域混亂、善良、保護、旅行、詭術武器匕首

戴萊堡(DELLEB)===============

(學者,抄寫員),守序善良理智、智力和學習之弱等神

戴萊堡是一個奧爾迪安的神,他被描述成一個高貴的抄寫員或者衣著華麗的灰發男性,還帶著一本巨大的白色書籍(他的圣徽)。雖然喜歡辯論勝過戰斗,他也會用他的鳳凰羽毛筆作為飛標擋開年輕且危險的海克斯托。他對任何有用或有趣的知識都感興趣,但是不喜歡小說或冗長的語言。除了邪惡或反對知識的人以外他對其他的人都很友好。謠傳戴萊堡曾幫助戴恩(Daern防御和要塞之英雄神)取得她現在的地位。

知識的積累就是存在的目的。從別人那里學不到的東西可能在書中被發現,如果連書本都失敗的話真正的勤學者則會致力于試驗。一個小時的學習就是一個小時的好時光。讓情緒遮蔽你的判斷是件危險的事。無知者和無經驗者應該接受教育。

戴萊堡的牧師會向陌生人提問,聆聽吟游詩人的關于一顆鹽的故事,仔細研究古老的書籍,學習失傳的語言并希望發現有用的被遺忘的知識。他們用他們的知識去幫助他人,無論是幫助農民設計一個更有效的火爐還是為城市設計一座更壯觀的橋梁;他們或許沒有建造這些東西的技能,但是他們知道怎樣設計。他們可能為了研究新出土的卷冊,與遠古的學者交流,為了探索失落的作品而冒險旅行。

領域善良、知識、秩序、魔法;武器飛標

艾羅娜(EHLONNA)===============

(森林艾羅娜),中立善良森林、林地、花與動物和生育之中等神

艾羅娜是一位非常古老的女神。她與那些掠奪或傷害森林的資源和美麗的家伙作戰。傳說所描述的艾羅娜,一般的形象是一位黑發的人類女子或是一位金發的精靈少女(在這個形態下她以艾羅斯塔(Ehlenestra)之名被眾人所知),一個叫耐吾力(Novelee)的異界神侍侍奉她,耐吾力的心靈純潔得連獨角獸都會為之哭泣。她和歐拜?亥是敵對競爭關系,但是和其他精靈神祗和大多數善良陣營的神祗關系很好。她的圣徽是獨角獸。

林地是一個美麗且生機盎然的地方。森林的秘密應該被學習并傳授,那樣人們就能與自然和諧地生活在一起。那些傷害或開采林地的人應該被逐出或消滅。森林的動植物是自然的恩典,而不是可以被掠奪的寶藏。

大多數艾羅娜的神職人員是女性,無論人類、精靈還是精類生物。她們住在森林之中,對巡林客和德魯伊態度友好,同時監視著侵略的非人類、獵人和樵夫。她們教育那些想像動物一樣和森林和諧相處的人。如果有人試圖要從森林中掠劫些什么,牧師們就會先是以禮貌但是堅決的態度阻止他們,如果入侵者們堅持,艾羅娜的牧師們可就不會客氣了,她們會用一切可能辦法趕走入侵者。她們為了傳播她們的教義或保護森林免于威脅而旅行。

領域動物、善良、植物、太陽;武器長弓(m),長劍(m)

厄瑞斯努(ERYTHNUL)===============

(無常者),混亂邪惡(混亂中立)仇恨,嫉妒,怨恨,恐慌,丑陋和屠戮之中等神

厄瑞斯努是海克斯托的無序的對應面,可能比他還早但是卻因為他那秩序和聰明的競爭者而失去了崇拜者。這位奧爾迪安的神祗相貌丑陋,他是一個擁有著糾結的肌肉與壯實的骨架的男人,他的皮膚紅潤并穿著紅色的衣服;還使用著一把巨大的石制硬頭錘,這件武器的頭部打了許多的孔,他揮舞它的時候,會發出嚇人的尖嘯聲。在戰斗中,他的形象會在人類,豺狼人,熊地精,食人魔,以及巨魔中變來變去,而且他流出的血會變成類似的生物,這變化多端的外形正是他的頭銜——無常者的由來。他的圣徽是一滴紅色的鮮血或者一個可怕的面具。

消滅那些可能從你那里拿走東西的人。垂涎覬覦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從對手那里得到好處者將被祝福。不能殺死的敵人則一定把他要弄殘廢,不能弄殘廢的一定要讓他心生恐懼。為了自己而流血這個理由已經足夠,如果能讓你的敵人流血那就更好,越多越好。當厄瑞斯努的禮物血之狂暴降臨在你的身上的時候,要好好利用。任何曾經大量流血的地方都是教派的圣地。

厄瑞斯努的牧師可惡,殘酷而嗜好虐待。在開化的地區他們煽動叛亂、謀殺和暴動,當無聊時就帶領成群的強盜、劫匪或非人類殺人取樂。他們還喜歡把美麗的環境破壞殆盡,把有吸引力的人毀容。他們也會為了自己的目的或者保護自己的隱秘而背叛盟友。他們為了把邪惡和沖突帶到快樂的地方或者逃離追捕他們的人而旅行。

領域混亂、邪惡、詭術、戰爭;武器重型硬頭錘

法蘭恩(Fharlanghn)===============

(地平線居者),中立(中立善良)地平線,距離,旅行和道路之中等神

法蘭恩的樣子就像是一位飽經風霜的,臉上布滿皺紋,但眼睛依然炯炯有神的老者。作為奧爾迪安神塞萊斯汀的兄弟,他與非邪惡的大地神祗和一些自然神關系很好,有時也迷戀阿居雅。他的圣徽是一個刻有彎曲的地平線的木碟,他自己攜帶著一個這個圣徽的魔法版本叫做奧斯之碟(OerthDisk)。他是那些長途跋涉者的保護人(包括隧道中的旅行者,因此同樣為那些不得不經過山口和幽暗地域的旅者所稱贊)。

人們需要走來走去經歷新的事物。放開膽子去旅行吧,世界不是永遠一成不變的,而且,你絕不會清楚你是否需要重新審視這個世界,甚至重新找一個家。這時候,追逐著地平線才能找到靈感——世界的另一端有新的民族、新的文化、新的魔法和新的道路。教派里有漫游的牧師(他們喜歡綠色并愿意幫助路上的人)和定居的牧師(他們喜歡褐色,通常是漫游時光已經過去的老牧師)。

法蘭恩的牧師被鼓勵在世界各地旅行學習新東西。他們祝福商隊,探索異國,偵察敵人并記錄異國人民的知識。因為他們學習了許多語言和文化,他們有時從事翻譯和外交官的工作。許多都幫助修建道路和橋梁,他們制作鞋子的工藝也很好。

領域機運、保護、旅行;武器木棍

浮托勃(FORTUBO)===============

守序善良(守序中立)巖石、金屬、高山和保護之弱等神

浮托勃曾經是一個蘇國神祗但是當他發現蘇國就是邪惡的迪洛矮人的形成原因之后就放棄了自己的種族轉而幫助矮人。他與矮人神系關系友好但是盡量回避其他神祗除了他的兄弟吉斯卡。他的圣徽是一個頭部閃閃發光的鐵錘,他的個人武器是一把當投擲出去會自動回到手中的叫高比(Golbi)的大戰錘,據說那是矮人之神莫拉丁的禮物。他的形象是一個有點像矮人的長胡子的蘇人男性。

專注于你的工作。不要被除了保護集體之外的事情和關系所打擾。感覺你與石頭的血脈聯系,不要挖掘石頭多于集體的需要。從事偷竊、謀殺或邪惡,會比任何鐐銬更能束縛矮人民族。浮托勃保護矮人社會同時歡迎任何性別的牧師,特別是結婚的伴侶。

浮托勃的牧師對于最小的細節也準備好了防御,并且當他們感覺有人不能盡職的時候則會代替他們承擔責任。他們搜索獸人和地精,認為它們無意義的挖掘會傷害大地。任何鐵錘都能作為圣徽。據說結婚的牧師夫婦會受到浮托勃的祝福,他們的孩子天生具有異常的洞察力和忍耐力。

領域土、善良、秩序、保護武器戰錘(m)

婕斯泰(GESHTAI)===============

(綠洲之女),中立湖、河、井和溪之弱等神

婕斯泰被描述成一位站在水池中的年輕的巴克魯尼什女性,通常拿著一個黏土水壺。他的寵物魚古姆斯(Gumus)召喚水中生物來供奉她。如今被巴克魯尼什土地上的游牧民、旅者和農民所尊敬,她的脾氣溫和,關心照顧他人有耐性。她不喜歡火系的神祗和疾病和毒素的支持者,特別是匹里麻斯。她的圣徽是水龍卷。

寧靜是一種良好的狀態,只有猛烈的行為才能將它長時間打破。當這種破壞產生時,他的力量會返回給他自己來抵消,就像打破湖面的石頭只能被水淹沒而最終消失。水和寧靜一樣,很難找到卻對生命很重要。水比黃金更為重要,因為一個口渴的人不能用他的財富來維生。

婕斯泰的牧師作為重要水源、氣候湖、小溪、綠洲和暗井的守護者,確保它們被所有人所利用而不是被一組人所占領或破壞。他們在旅者容易迷路的炎熱的土地上巡邏,指引他們到安全之處和水源。有些探測江河和溪流的長度,研究整個流域的特性。他們找出那些對自然水庫使用破壞魔法的人,還有那些通過對水源投毒傷害他人的家伙。

領域植物、旅行、水武器短矛

海若尼斯(HEIRONEOUS)===============

(無敵者,勇武騎士,主圣武士),守序善良英勇,騎士道,正義,光榮,戰爭和膽量之中等神

海若尼斯是奧爾迪安所有正義和善良的戰斗捍衛者。他對各種邪惡發動戰爭,特別是他的兄弟和對手海克斯托。他身材高大,皮膚古銅色,長發赤褐色,瞳孔琥珀色,還穿有精制的鏈甲。在降生之時,他的皮膚被浸泡在一種叫做密灑姆(meersalm)的神秘溶液之中,這能防護他不受武器的傷害,當然最強大的武器除外。他的圣徽是銀色的閃電。其他與邪惡作戰的神祗是他的盟友,鼓勵邪惡和受苦的則是他的敵人。他以強大的魔法戰斧出名,最近他在提高他的長劍使用技巧,為了迎合普通士兵還有圣武士和領袖的需要。

塵世,對于那些時刻為正義和公理而斗爭,以保護弱者為己任,面對無盡的挑戰的人們來說,無疑是危險的。一個人的行為必須永遠保持榮譽,并且言行都要符合正義和騎士道的美德。嚴謹與冷靜地面對危險,榮譽就是擊敗邪惡的獎勵,美德就是堅持海若尼斯的原則的獎勵。

海若尼斯教會內部的教牧人員的職守與等級制度如同軍隊一般,非常積極從事或支持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經常支持或是直接組織宗教戰爭。他的牧師在世界上旅行,遵守他們教派指揮官的命令與邪惡作戰。年老的牧師則作為法官,戰略家和步兵教員。為了得到它的保護許多海若尼斯最強大的牧師也把自己活生生地浸入密灑姆之中,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幸存的并不多。

領域善良、秩序、戰爭;武器長劍(m)或戰斧(m)

海克斯托(HEXTOR)===============

(戰禍,邪惡斗士,地獄傳令官)守序邪惡暴政,戰爭,不諧,屠殺,沖突和適度之中等神

海克斯托是海若尼斯的主要敵人和兄弟,他們同為奧爾迪安的戰神。他尋求征服或毀滅所有與他作對的人。當他以一個用力量來統治的神祗的面目出現時,是一個淺色皮膚,黑色頭發的英俊男子;當他展現出暴力的方面時,是一個可怖的灰黑色皮膚,擁有六只手臂的生物。此時,他在每只手中都握有一件不同的武器,并穿著一件掛滿了骷髏頭飾物的鐵制鱗甲。他的邪徽是憎恨與不諧之印記(SymbolofHateandDiscord),朝下扇型展開的六枝紅色箭矢。

塵世間是黑暗而血腥的,在那里,強者奴役弱者,力量才是一切之本,萬物之源。冷酷與殘忍才是通向目標的唯一途徑,而達成這些目標會擁有殘酷的結局。秩序必須取代混亂而法律取代無政府主義。必須服從于專制的勢力,反對者則必定要被驅逐或清除。大多數海克斯托的神廟都建在曾經死過很多人的大戰場。

海克斯托的牧師們持續不斷地訓練自己作戰的能力,總是在策劃或實施著針對反對者和行善者的打擊行動。他們許多都是大大小小的指揮官,其他的則擁有自己的顯赫的政治地位,特別是在前天朝。個人和小隊也會獨自出擊,為了在敵人的土地上散布異議,從內部擊跨外國,那樣海克斯托的的鐵碗就能征服那里。

領域破壞、邪惡、秩序、戰爭;武器鏈枷(m)

英凱布居羅斯(INCABULOS)===============

(黑騎士),中立邪惡瘟疫、疾病、饑荒、夢魘、干旱和災難之強力神

英凱布居羅斯是一股被凡人、惡魔、甚至眾神所恐懼的力量。疾病和枯萎的使者擁有一個恐怖的外表——不成形的身體、骷髏般的手、噩夢般的面容并且穿著一件有著橙色和綠色條紋的黑色長袍。他騎著一匹夢魘并且有鬼婆陪伴左右。任何看到他雙眼的人都會感到一股噩夢般的睡意,而他的巨型法杖只要碰到就能造成滲血的傷口并且讓肌肉枯萎。他的圣徽是附身之眼的圣像。英凱布居羅斯憎恨所有的其他神祗,但是他對奈落漠不關心,奈落正在完成英凱布居羅斯從事的工作。

世界的痛苦對于英凱布居羅斯就是鮮肉和面包。疾病、饑荒和其他的詛咒帶給他力量。有些人認為通過祈禱就能趕走或安撫黑騎士;但這只是延遲了不可避免的結果。夢的世界就是他的戰場,他對精神發動戰爭正像他偷竊身體一樣。

英凱布居羅斯的牧師既詭秘又是妄想狂。他們害怕被善良或邪惡的家伙所傷害,除非在絕望的時代否則他們從不展露身份,那時他們會煽動受苦者的情緒。更強大的牧師使用威脅和恐懼鼓勵后輩保守秘密。他們喜歡折磨他人,造成疾病和散布災難。他們為了尋找新的可感染的土地或人群,逃離那些會消滅他們的人或找尋存在奇特疾病的陸地而旅行。

領域死亡、邪惡、破壞;武器木棍

伊斯塔斯(ISTUS)===============

(命運女士,萬色返空)中立命運、定數、預言、未來和誠實之強力神

伊斯塔斯是最強大的巴克魯尼什神祗。她能以各種年齡和身高的巴克魯尼什婦女的面貌出現,但總是帶著她用來編制命運之繩的神秘黃金紡錘(她的圣徽)。她遠離其他所有的神祗,甚至包括她自己神系的,她只關心宇宙和其居民的命運。她偶爾的同伴是一個像云一樣的生物,據說那是一個來自時間位面的王子。

每個人都通過不斷牽動的隱形繩索與他人相連。人們一生中做出的選擇能夠影響繩索的拉力,能夠讓他在小范圍內改變命運,但是有些命運之網有著強大必然而不可逃脫的拉力。感覺敏銳者能夠逐漸理解這些繩索并觀察它們來預言未來。接受你的命運就是對自己做出的最大的貢獻,那些對自己在世界上的角色不忠者將會導致毀滅和災難。

伊斯塔斯的牧師已經看穿了命運的盡頭,從平民死于可怕的疾病和虐待狂統治王國到孩童從致命的疾病中康復和暴君死于意外事故。因為這樣,大多數她的牧師都是憤世嫉俗者或高度自制者,但是也有些親切的牧師為她服務,因為他們認為能夠得到命運的回報。他們被要求對全世界的名流的的命運做出預報和預言。

領域混亂、知識、秩序、機運;武器伊斯塔斯之網(無相當武器)

伊烏茲(IUZ)===============

(邪惡,老者)混亂邪惡謊言、痛苦、壓抑和邪惡之半神

伊烏茲被認為是惡魔領主格拉茲特(Graz'zt)和強大法師伊格維爾伏(Iggwilv)的半煉獄之子。以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年人或者惡魔般的生物的形象出現在奧斯之上,伊烏茲擁有很多地獄的盟友并且他模仿其他神祗愚弄凡人來擴張自己的版圖。盡管在灰鷹戰爭中失敗了但是他對于平衡還是一個極大的威脅。他的圣徽是一個露齒而笑的骷髏,他對于薩奇克、維克那、圣?庫斯伯特和灰鷹擁有強烈的憎意。

弱者必須被剝削、折磨并剝奪希望。強者必須時刻警惕部下的背叛。痛苦就是力量,而造成痛苦則是力量的明證。碾碎那些在你之下的人。伊烏茲必須被服從,那些膽敢反抗他的將會知道什么叫絕對的痛苦。伊烏茲的牧師對那些反對他們的人造成痛苦。

伊烏茲只能容忍狂信和絕對的服從。他的牧師們經常嘗試在殘忍和邪惡的藝術上勝過對方。他們通過搜尋戰利品展示自己優于別人的地位;罕有的獨角獸或圣武士也曾經被捕獲。牧師制造擁有恐怖力量和邪惡本性的法術和魔法物品,在世界上做惡并搜尋伊烏茲的敵人。伊烏茲直接統治骨骸之心(Boneheart)——兩個等級(高級和低級)的建議者,每個等級六人(牧師和法師),還有骨骸之影(Boneshadow),六個在世界上游蕩的間諜和為惡者。

領域混亂、邪惡、詭術;武器巨劍(m)

吉斯卡(JASCAR)===============

中立善良丘陵和高山之弱等神

吉斯卡是浮托勃的兄弟和貝塔的夙敵,他的圣徽是白雪覆蓋的山頂。他有著黑色的胡須,穿著發光的鍍銀胸甲;吉斯卡與崇拜他的蘇人不是很像,但是他的面容卻將恐懼植入了獸人和地精之中。他有時化為高大的駿馬或飛馬——兩種他曾經與貝塔作戰時的形態。有時費爾康也幫助他行善,而吉斯卡的鐵錘則是所有不死生物的克星。除了浮托勃和費爾康,他很少和其他神祗交談,有時被認為性格孤僻。

打擊像獸人和地精這樣的邪惡非人類不要留情,同樣也要憎恨那些使美麗的丘陵和高山變得丑陋的家伙。保護丘陵和高山免遭邪惡力量的劫掠,那么你就會發現吉斯卡埋藏在地下等待好人來發現的寶藏。該教派教導邪惡非人類使用的普通戰略。

吉斯卡的牧師經常領導跨國度甚至包含地下的對邪惡非人類的圣戰。他們勘探貴重金屬,在怎樣安全地挖掘隧道并且對周圍環境造成最小的傷害方面向礦工提出建議。他們單一的思想總是使他們和他人變得疏遠,但是他們信賴的自然暗示:在危難時期整個神殿都能被召集;多種族的吉斯卡的信仰網絡如同磐石一樣堅固。

領域土、善良、秩序、保護;武器戰錘(m)

居爾莉(JORAMY)===============

(潑婦)中立(中立善良)火焰、火山、天罰、憤怒和口角之弱等神

居爾莉是一位暴躁但總體上中立善良的女神。她的形象是一個不可名狀的女性,有著火焰的頭發并且舉著一只拳頭,居爾莉為了憤怒而憤怒,當失去理智時她就用感情來判斷。她對和她一樣好斗的非邪惡神祗關系良好,但是輕視情感上冷淡的神祗例如戴萊堡、拉奧,還有他不和的愛人扎爾達。她的圣徽是一座火山。

火焰的舞蹈和熔巖扭曲的樣子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那代表著火焰和大地的爭論。讓你的**和這些東西一起燃燒,當你有機會改變他人的信仰轉而相信你的信仰時決不要放棄。理想和判斷能夠塑造一個人,不保護自己內心真實的努力是對自己和理想的背叛。競爭的想法是一種挑戰——用同樣的熱情回應那挑戰。

居爾莉的牧師能成為很好的領袖和改革家。他們愿意誓死保衛自己的理想,并且擁有鼓舞他人也這樣做的天賦。許多都成為小型而好斗的國家的外交官,在那里他們激烈的言辭會使祖國表現地更為強大。他們為了找到新的能夠與之爭論的人和新的值得擁護的目標而冒險。

領域破壞、火、戰爭;武器木棍

寇德(KORD)===============

(搏斗者),混亂善良力量,運動,體育,搏斗和勇氣之中等神

寇德是一個強大得難以置信的蘇國神祗,僅次于他的祖父蘭多。作為費爾康和塞露的兒子,他以一個留著火紅色的長發與長須的,體型壯碩且肌肉健美的,身著白龍皮制的手套,藍色靴子和紅色戰斗腰帶的男子形象示人;這些物品組成了他的圣徽,雖然由長矛和硬頭錘組成的星星更為流行。他憑借著他的智能屠龍巨劍凱爾瑪(Kelmar)戰斗著,并且每當他被傷到的時候,他會進入一種激烈的狂暴狀態,這時只有蘭多能夠控制他;因為這樣,寇德的牧師總是尊重蘭多的牧師。他以喜歡玩弄長相漂亮的人類,精靈,甚至是巨人女性而出名,而據說有些偉大的英雄就是這樣誕生的。

強壯者與健康者應該領導體弱者。而勇敢則是任何統治者所能擁有的最好的品質。要鄙視怯懦。寇德喜歡運動的挑戰和競賽,就是這種愛好鼓舞了許多野蠻人部落使用非致命的運動作為解決紛爭的辦法。

寇德的牧師被期望成為領袖。他們訓練人們變得強壯、組織運動比賽并參加挑戰活動。對他們能力的懷疑是一種嚴重的侮辱,他們會花費大量時間地證明自己的運動能力(但是他們也知道自殺的挑戰和困難的挑戰的區別)。牧師穿著白龍皮是一種褻瀆,除非他是寇德的子孫。牧師相信魔法應該用來強化隊友,而不是直接打擊敵人。

領域混亂善良機運力量;武器巨劍(m),重劍(e)

小說《變身女帝》 諸神資料二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穿越種田小說
  3. 古裝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