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明禍

更新時間:2019-05-22 15:23:57

明禍 已完結

明禍

來源:騰文作者:紙花船分類:武俠主角:李元慶楊嬌娘

主人公叫李元慶楊嬌娘的小說是《明禍》,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紙花船寫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大明天啟元年四月,毛帥奇襲鎮江的路上,多了一名新兵。 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可當百萬兵。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蝴蝶悄悄扇動了翅膀, 大明帝國戰力最強悍的東江軍集團,悄悄偏移了原本的方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

雖已是初春,但遼地的夜,依然分外寒冷。

這小村子應該被荒廢了有些時日,可用的資源并不多,好在此時潰兵人數并不多,倒并沒有發生為了爭搶房屋而大打出手的事情。

這種時候,李元慶自然也不會節外生枝,并沒有去村子中心里找那些大宅,而是和張蕓娘在村子西側邊緣,一間破敗的小屋內落了腳。

兩天一夜的高強度奔波,李元慶也著實有些疲憊了,更不要提,從未出過家門的張蕓娘了。

好在兩人的食物還算充足,又有厚棉襖護身,精神狀態,都還算不錯。

“蕓娘,累了么?早點休息吧。明早咱們還要趕路。”

李元慶說著,隨手插死了簡易的門栓,又扯下了衣服上的一根碎布條,擰成繩子狀,別在了門栓上,做了一個簡易的玄關。

這樣,就算有人沖進門,第一時間突破了門栓,但有布條的牽扯,會被延緩幾秒,李元慶將會有更多的應對時間。

張蕓娘看李元慶的動作,俏臉有些微紅,愣了片刻,她才反應過來,忙道:“元慶哥哥,我不累,我,我去鋪床。”

說著,她忙來到身后的土炕邊,想要收拾,可惜,土炕除了光禿禿的黃土表面,再沒有他物。

李元慶怎的不明白小女孩的小心思,淡淡一笑,“蕓娘,你去炕上睡,我在下面。不早了,睡吧。”

“元慶哥哥……”張蕓娘還想說些什么,但李元慶卻是靠在一旁的炕沿上,抱著鋼刀,已經打起了酣睡。

張蕓娘看著李元慶英挺的側臉,呆了片刻,忽然露出了一絲甜甜的微笑,‘元慶哥哥這么會疼人,也許,自己的下半輩子,并沒有想的那么糟啊。’

猶豫了片刻,看李元慶似乎睡熟了,小女孩也鼓起了勇氣,試圖用力把李元慶拖到炕上。

可她這小身板,怎的能拖得動人高馬大的李元慶,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而小女孩也發現,與冰冷的土炕相比,他的元慶哥哥身邊,似乎更加溫暖。

心里邁過去這個坎兒,又有名分在心頭,她也不再矜持,小身子小貓兒般靠在李元慶的身上,不多時,便沉沉睡去。

感受著身邊稚嫩的小女孩已經進入了夢鄉,李元慶緩緩睜開了眼睛,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

身心雖然俱疲,但這種時候,李元慶又怎的能睡的安穩?

沈陽城已經是無藥可救,只是不知,陳繼盛那邊,情況到底怎么樣?

這種天氣走夜路……

但凡事都不可能一口吃個大胖子,李元慶即便是穿越者,也必須要遵從這個時代的軌跡和時間軸,等待和忍耐~~,這永遠是人生最大的學問啊。

想通了這些,李元慶小心把張蕓娘抱到土炕上,貼著她帶著淡淡處女幽香的小身子,沉沉進入了夢鄉。

…………

一夜相安無事。

次日清早天一亮,李元慶便本能的睜開了眼睛,外面隱隱傳來一陣嘈雜。

張蕓娘也被吵醒,有些惺忪的睜開了大眼睛,“元慶哥哥,外面發生了什么事?”

李元慶眉頭一皺,片刻,溫柔笑道:“蕓娘,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出去看看。”

張蕓娘乖巧的點點頭,忙爬起身來,服侍著李元慶整理衣衫。

對于張蕓娘的‘服務’,李元慶并沒有拒絕,坦然而受之,總得讓小女孩感覺到自己有點用,有點事情做啊。

來到外面,李元慶赫然發現,潰兵的人數,比昨夜要多了不少,畢竟,因為提前的籌謀準備,李元慶幾人,是第一批逃出沈陽城的,而其他人,未必就會有李元慶這么周全和幸運了。

潰兵們有昨夜到的,也有今晨到的,他們也帶來了沈陽城方面最新的消息。

不出李元慶所料,沈陽城并沒有撐過一天,昨日上午早些時候,老奴就已經率后金大軍入了城,為了鼓舞士氣,彰顯其不世之戰功,老奴給全軍‘放假三天’……

“**韃子,他們簡直不是人啊。可憐我那七妹和兩個女兒啊……”

一個四十多歲的老軍漢,忍不住捶胸頓足,老淚橫流,要不是旁邊有人攙扶著,他怕早已經栽倒在了地上。

李元慶長長吐出了一口濁氣,不愿再看這一幕,正如后世那句經典之言,‘落后,就要挨打啊’。

誰又管你的理由呢?

…………

簡單吃了點早飯,李元慶不再多做停留,直接拉著張蕓娘的小手,快步踏向了廣寧城方向。

夫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達官貴人種下的因,統治階層的錯誤導向,在這一刻,卻要升斗小民來承擔這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結局,也無怪乎先賢曾言,‘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不過,李元慶卻是深深明白,這一切~~~,不過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但~~~,若是如同這些軍漢們一樣,只知怨天尤人,祈求上蒼的憐憫,這恐怕非但不會有任何效果,反而會更加助漲侵略者的囂張氣焰。

早在晚清時代,就已經有賢明之士提出了‘師夷長技以自強’的口號,因為他們早已經從血和淚中探查明白真相。

在這種情況下,痛苦,恐懼,懺悔,不會有絲毫作用,想要改變,只有腳踏實地的去做,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改變。

此時,按照時間推算,陳繼盛即便星夜趕路,離廣寧城,應該還有些距離,而遼陽城這邊,應該已經得到了消息。

遼陽距離沈陽,不過咫尺之遙。

沈陽城的兵敗失守,恐怕現在早已經在遼陽城里炸開了鍋。

別人怎么想、怎么做,李元慶都不在乎,也不會去在乎,形勢已經糜爛如斯,李元慶區區一個大頭兵,又能有什么話語權呢?

但此時毛文龍在想什么,李元慶卻不得不仔細思慮。

當京師里的士大夫精英階層,還沉浸在后金女真不過是‘芥癩之癬’的時候,真正在遼地一線的將領們,卻早已經深深明白了后金女真人戰斗力的可怕。

只不過,有人被嚇破了膽子,膽汁都流了出來,有人~~~,卻是摩拳擦掌,‘不封候,誓不休’。

毛文龍,明顯是后者。

有著在沈陽城賀世賢和尤世功的例子,李元慶已經明了,我華夏~~,不是沒有好男兒,不是沒有不怕死的漢子,只不過,由于種種原因,在此時的這種大環境下,雙拳難敵四手,著實是獨木難支啊。

但讀過書、當過算命先生的毛文龍,顯然不是賀世賢和尤世功這種純碎的軍人莽漢,陳繼盛這個信使,說明毛文龍已經~~坐不住了。

而沈陽城的失守,必將也會加速毛文龍心中的決斷。

此時,李元慶雖然沒有見過毛文龍的面,后世的史書,也因為辮子朝的大環境使然,對其評價,也并不高,但李元慶通過自己的嬌妻,卻是深深明了,這是一個真正的不世豪杰啊。

堪稱是華夏‘游擊戰’的開山鼻祖啊。

以李元慶兩世為人的閱歷,這種人,在這種危機時刻,又怎的可能會坐以待斃?

歷史已經證明,遼地大大小小的‘山頭’雖然不少,但真正成長起來的,只有以祖家、吳家為代表的關寧一系,再者,就是以毛文龍為首的東江一系。

只不過,關寧軍雖然占有優良的資源,但卻盡是遼地豪族將門把持,就算是毛文龍這種豪杰,都沾不上邊,更不要提,此時李元慶這種大頭兵了。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才華橫溢、野心勃勃的未來者,在求職的選擇中,一個是龐大、但卻臃腫不堪的花旗銀行,另一個,是扎克伯格剛剛起步的臉書,該如何選擇,自然是不言而喻。

男兒大丈夫,自當馬上建功立業。

后世時,李元慶并沒有金戈鐵馬的機會,只能在商場上搏殺,但此時,已經有了陳繼盛這根橋梁,李元慶當然不會再跟娘們兒一樣猶猶豫豫。

“元慶哥哥,你看,太陽出來了。”

這時,張蕓娘擦了下額頭上的汗珠,抬頭看向了高聳的天空。

李元慶抬頭瞟一眼,正看到太陽已經從云層里露出了頭,正值當空,天終于放晴了,一路上只顧思慮,兩人竟然已經走了一個上午了。

看著張蕓娘的小模樣,李元慶怎的不明白小女孩的小心思,一笑道:“蕓娘,累了吧?咱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再趕路。”

“嗯。”張蕓娘忙歡喜的點點頭。

只是,掃視四周,李元慶的眼睛卻微微瞇了起來。

因為著急趕去廣寧,以便提前籌謀準備,李元慶并沒有選擇直向南的官道,而是往西抄了個近道,這里貼近了幾部蒙古部落的勢力范圍。

走這里到廣寧,不用再走沙嶺一線,可以近上百多里地。

這也是遼地的黑商們,常走的一條道。

而李元慶之所以如此大膽,也是因為此時后金大軍正在沈陽城,幾部蒙古部落,不是追隨明軍,就是追隨后金的奴才,在這種時刻,他們也很難在意小道兒上的這點小細節了。

但此時,擺在李元慶眼前的,竟然盡是一片密密麻麻、破敗不堪的亂葬崗子。

張蕓娘的心思全都放在李元慶身上,也沒有注意到眼前的細節,此時一看清眼前的景象,不由有些驚慌的捂住了小嘴,“元慶哥哥,要不,咱們,咱們再往前走走再休息吧?”

李元慶不由一笑,后世時,他便是個膽大包天的人,此時,經歷了沈陽城大戰,手上又沾上了鮮血,他又怎的會在意這區區亂葬崗子?

“蕓娘,沒事。有我在這呢。別怕。”

李元慶說著,拉著張蕓娘在一處墳土包邊坐了下來。

周圍四處空曠,雖然天晴了,風卻依然很大,這長滿了枯色荒草的墳土包看著不咋的,但卻是此地最好的避風港灣了。

張蕓娘看李元慶胸有成竹,稍稍安心了一些,有著這一路的經歷,張蕓娘早已經對李元慶死心塌地,有元慶哥哥在身邊,自己又害怕什么呢?

兩人拿出干糧,如同后世的小情侶一樣,濃情蜜意的大吃一頓。

李元慶忽然有些恍惚,來到明末,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啊。

否則,像此時眼前嬌柔的小娘,多少銀子也買不來啊。

自己的嬌妻雖然不錯,但其性子……

這簡直沒有可比性啊。

這時,張蕓娘忽然有些驚恐的道:“元慶哥哥,你聽,那邊,好像是那邊,好像有人在喊救命啊。”

***************************************************************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未來小說
  3. 鬼怪小說
  4. 搞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