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劍魂武破

更新時間:2019-04-15 14:14:49

劍魂武破 已完結

劍魂武破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木弓長點分類:玄幻主角:魂驚世

主角叫魂驚世的小說叫做《劍魂武破》,本小說的作者是木弓長點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個天才卻被家族長期打壓,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寶劍出鞘之日,且看我魂驚世如何技驚九天!...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黑衣人松開魂驚世的手,輕輕向后一躍就飛到了柴房的房頂。他指了指魂驚世的嘴,然后右手做了一個合攏的動作。

魂驚世呆呆的看著房頂上的黑衣人,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他還是本能的咬了一口嘴中散發著雞肉味道的物體。

咔,魂驚世的牙齒碰到一個堅硬的東西。

他暗暗嘆息:“以為會是個吃的,結果沒想到最終還是匕首。算了,死就死吧。能夠被匕首撐死,我也算出了名了。”

腦袋極度混亂的魂驚世決定把匕首當成晚餐了,他實在餓壞了。昨天在樹林中的池塘里面泡了半宿,今天又被魂驚魂一眼看了個半死,他已經整整一天沒有吃飯了。

現在無論是什么東西,他都恨不得撲上去啃兩口。于是乎,他毫不猶豫的盡力的張大嘴,他要用盡吃奶的力氣把匕首咬斷。

為了事半功倍,他把身體上殘余的玄氣集中在牙齒之上。現在的魂驚世張著大大的嘴,嘴中還含著一個半尺長的東西,并且他的牙齒上海閃爍著紅色的光芒。這情景絕對是限制級的,小孩子看了哭嚎起來是必須的。

站在房頂上的黑衣人看到魂驚世現在的這個表情,忍不住用套著黑絲的手捂住了面具上嘴的位置。盡管他竭力忍耐,但還是發出了半截銀鈴般的笑聲。

這笑聲婉轉悅耳,稱之為天籟也有所不及。可惜魂驚世現在已經餓的五感錯位,竟然對這個聲音充耳不聞。

他狠狠的一口咬下去,因為用力過大,頭部出現了一個很過分的搖擺。

又是咔的一聲,嘴中的事物直接被他咬成了兩截。露在外面的半截飛出了一米多遠才落在地上,里面的半截則安安穩穩的停留在魂驚世的嘴中。

口腔再一次的和嘴中的東西緊密相擁的時候,反應遲鈍的魂驚世也發覺到一個問題。口中那美妙的味道絕對不是冰冷的匕首能夠散發出來的。他開始小心的咀嚼著,慢慢的體會,眼睛也看向落在面前的那另外的半截事物。

當他品嘗出口中的東西到底是什么的時候,眼睛也告訴他,面前的東西絕對是烤雞的腿骨。

魂驚世咽下了嘴中的雞肉,把余下的雞骨頭吐在手掌中,又端詳了半晌。終于確定,剛才吃進去的確實是一個雞腿。

他餓了這么長的時間,那一個雞腿并不能完全填飽他的肚子,但足以讓他的思路清晰起來。

那向前走了幾步,望著站在房頂上的黑衣人嘿嘿的傻笑了一聲,然后撓了撓頭:“那個啥,對不起啊。我剛才可能誤會你了,你沒受傷吧?”

說完這句話魂驚世真想抽自己一個嘴巴。

還好意思說有沒有傷到人家,剛才對方的表現像是能受到傷害的樣子么,自己有點太大言不慚了。魂驚世的臉紅了起來,幸虧天色已經黑了,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注意到這個變化。

黑衣人站在房頂,歪著頭看著魂驚世,從他頭部的微微擺動中,魂驚世能感覺出來他在笑自己。

魂驚世的臉更紅了,他又撓了撓頭:“那個啥,房頂上怪冷了,你別站那么高了,會著涼的。”

哎,又說了一句廢話。魂驚世真恨不得直接抽自己一下。和黑衣人相比,自己似乎穿的更加單薄吧。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這件真皮內衣,窘到不行。

銀鈴般的笑聲又從黑衣人的嘴中飛出了半截,就被他狠狠憋住了。但是從他彎腰低頭的樣子來看,他還是在無聲的大笑。

魂驚世也站在房檐下面嘿嘿的傻笑,他自己也納悶。

雖然平常的自己算不上巧舌如簧,但絕對不是口拙之輩,今天見到這個黑衣人之后,怎么感覺自己這么呆呢?好生奇怪。

黑衣人彎腰哈背的無聲的笑了一會之后,蹲下身來,直接坐在了房檐上,從半空中伸下兩只腿,蕩啊蕩啊。

魂驚世抬著頭看著半空中的雙腿。這雙腿套在寬大的夜行褲中。褲子巨大的駁皺更加襯托出這兩條腿的纖細。

魂驚世總覺得,這個黑衣人哪里不對勁呢?

黑衣人看著赤膊著上身的魂驚世,突然想起什么。他伸手入懷,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包裹。

隨后他將包裹直接甩給了魂驚世。

魂驚世順從的結果了包裹,打開一看里面是一個黑色的披風。

他抬起頭看著黑衣人:“什么意思?給我穿的么?”

黑衣人依舊沒有說話,他歪著頭俏皮的點了點,示意贊同。

魂驚世雖然有一個好身板,但是深秋的夜晚畢竟不溫暖。平時修煉時,因為玄氣貫通經絡,到不是感覺特別冷。

但是現在他沒有練功,澀澀的夜風吹來確實不是很舒服。況且他也覺得,這樣赤膊著上身抬著頭和別人說話,似乎并不禮貌。

于是魂驚世將披風展開,環手一繞就將披風裹在了身上。

別看這披風看似薄軟,可罩在身上卻甚是御寒。披風于皮膚相接處,甚至能夠感覺到有一股暖流順著汗毛的孔道進入身體內部。這舒服的感覺,不敢相信。

魂驚世低頭看了一下披風的材質,毛茸茸的,很像是什么動物的皮毛。但是還有人為加工過的痕跡,實在不知道這是什么稀有的寶貝。

當他的鼻子擦過披風表面的時候,一股香氣撲鼻而來。

這香氣不燥不膩,淡淡的,讓人欲罷不能。這香氣不似食物的氣味,它讓人流連忘返。這香味魂驚世似乎似曾相識。

他小的時候,偎依在母親懷中的時候,母親身上的香味似乎就是這樣的。

只不過母親的香味中含著一股奶香,那是能填飽肚子的香味。

而現在的這個味道中似乎蘊含著蘭花的味道,那人不由得想親近。

終于不用坦露上身皮衣的魂驚世再次抬頭看向黑衣人的時候,眼中留露出親近的神色。

“你叫什么名字啊?”魂驚世依然在找著能引起共鳴的話題。

黑衣人搖了搖頭。

“你不想告訴我?”魂驚世問道。

黑衣人點了點頭。

“也對。”魂驚世似乎自言自語,又似乎對黑衣人說:“畢竟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剛才還沖你動手了,對不起。”

黑衣人依然沒有說話,只是微微歪了一下頭。似乎示意魂驚世不必掛懷。

魂驚世踱了兩步,臉上爬上笑容:“你不告訴我沒有關系。但是因為你剛才給了我雞腿吃,又給我披風穿,我決定報答你,告訴你我的名字。”

黑衣人在房頂做了一個后仰的動作,然后又向前傾身,兩只手拄住下巴。

“我的名字叫做魂驚世!”魂驚世報完名號之后似乎很驕傲,腰板挺的筆直。

黑衣人點了點頭,依然沒說話。

魂驚世本來以為自己報名了,黑衣人總會給點表示,但沒想到他還是這么沉默。

魂驚世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他蹲了下來,仰著頭看著黑衣人。

黑衣人坐在房頂,蕩著雙腳拄著下巴,低著頭透過面具看著他。

良久之后,還是魂驚世開口了:“你自己坐在上面不覺得無聊么?”

黑衣人點了點頭。

“既然無聊,那為什么不下來陪著我一起蹲著呢?”魂驚世問著很痞子的話。

黑衣人搖了搖頭。

“如果你不愿意上來陪我,”魂驚世繼續死纏爛打:“那我上去陪你一起坐著好不好?”

黑衣人猶豫了一下,然后點了點頭。

從始至終都是魂驚世在問話,黑衣人點頭或搖頭。魂驚世對其的這種問答方式都已經麻木了。

所以當黑衣人點頭之后,他也猶豫了一下,似乎在考慮點頭是什么意思。

笨蛋,點頭還能有什么意思,當然是:好啊,行啊,可以啊等等一系列的答案了。

魂驚世搞明白之后很興奮的從地方蹦了起來。可是,他又犯愁了。

柴房的房子雖然不算高,但也不是他說蹦就蹦的上去的土包。平時這里會擺著一個梯子,以備上房之用。可是今天,這個梯子不見了。

魂驚世搓了搓手,退后幾步,然后快速的助跑,起跳。

不可否認,剛剛晉級煉體頂層的魂驚世跳的還真是高。魂府的建筑物都極高,就連裝柴火的庫房也沿襲了高的風格,房檐距離地面足足有五米高。

魂驚世的年歲還小,個頭也就只有一米六五左右,他這一跳竟然挑起了兩米多高。算上身高,加上臂展,竟然也摸高到了四米五的高度。

但是這個高度還遠不足抓住房檐。

魂驚世也由于用力過猛,結結實實的貼在了墻上。

從地面上爬起來,他再次的向后退。這回退了足足有十多步才停下。

然后,搓手,助跑,加速,起跳。

人的極限總是可以被超越的,魂驚世這回又跳的高了一點,達到了四米七的高度。

可是無論現實中多么的努力,只要沒有達到目標,那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啪的一聲,他又一次的貼在了墻上,然后落到了地面上。

咯咯咯,銀鈴般的笑聲再次響起。魂驚世知道這是黑衣人的笑聲,他也抬起頭沖著房頂尷尬的笑了。

不過,他的笑容僵持住了,因為房頂上已經沒有人了。

難道他就這么走了么?魂驚世很納悶自己為什么會有失落的情緒。

忽然,他的肩膀讓人拍了一下。他猛的回了一下頭,笑容又爬上了魂驚世的臉龐。

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從房頂上下來了,就站在他的身旁。

在黑衣人的幫助下,魂驚世站了起來。他撓撓頭,對著黑衣人傻笑了起來。

黑衣人伸開雙臂,并且示意他也照著做。

魂驚世想都沒想就伸開了雙臂,本來裹住他身上的披風被撐開,露出了雖然還未發育完全,但是已經成塊的胸肌和腹肌。

黑衣人突然低下了頭,似乎不好意思看到魂驚世的上身。

看到黑衣人的樣子,魂驚世在心底壞笑了一聲,但臉上還是一本正經的表情。

魂驚世的心里美滋滋的,似乎想到了什么開心的事情。

突然,他感覺身體變輕了。然后,他飛了起來。

猜你喜歡

  1. 架空小說
  2. 現代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暖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