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亂世殤雄

更新時間:2019-04-03 16:13:34

亂世殤雄 連載中

亂世殤雄

來源:掌中云作者:罔生分類:武俠主角:敬威郁雪

主角叫敬威郁雪的小說叫《亂世殤雄》,它的作者是罔生最新寫的一本武俠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首先明確的說這本書沒有絕對的主角,也不是什么爭霸三國的爽文,全書會充斥著悲哀。三國不只是有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的豪氣。這樣的亂世里也時刻有著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哀傷。...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末將來遲,請少主贖罪!”龐德看到屋內狼吞虎咽吃著米飯的敬智同樣長舒了一口氣,翻身下馬道。而紅昌的父親不禁用怪異的眼觀看了看敬智。

當然同時敬智也已經感受到了。畢竟經歷這許多應該恨透了官府的人。雖然嘴上沒說,但敬智還是明白的,他已經對自己再無好感。

龐德言罷,便起身與紅昌父親寒暄上前遞了些銀兩道:“些這位老鄉救我家少主,這位乃是如今南陽太守劉敬威之弟劉智。小小謝禮,不成敬意。”

南陽太守,是龐德在整頓軍務間,徐璆夸下的海口,龐德也就索性用上了。

而紅昌的父親聽到‘南陽太守’四字時不由臉色大變、咬牙切齒起來,龐德剛轉生欲接走敬智卻感到背后傳來了一陣殺意遂極速按劍以待。這時敬智才發現龐德右臂似是有傷,幾滴血水順著指尖淌在劍刃上。

紅昌的父親在聽‘南陽太守’四字的一瞬間,確實難以自制,幸虧紅昌及時察覺到不妙到父親身旁拉扯了幾下父親。方才使他不做傻事。

紅昌的父親當然知道,南陽太守早已換人,而且即使未換自己也無濟于事。但心中的怒火重來不是理智的。

雖然回過神來,但依舊沒有好臉色的對龐德說道:“哼!收起你的臭錢吧!帶著你們的小少爺,滾遠點!”,龐德雖然不是那種徹頭徹尾的莽夫但好歹是一個身懷絕技的武人。而且所帶部隊也皆是一幫血氣方剛的青壯年,哪里受得這種窩囊氣?

帳下士卒都憋紅了臉,其實若領隊的不是龐德而且敬智在旁邊看著,他們早就已經一擁而上給那不識好歹的刁民一點顏色了。而背著身體的龐德同樣氣的須發上揚,抓握劍柄的手更加用力了幾分,血流淌的速度也隨之加快。

而紅昌的父親卻帶著紅昌大門重力的一合,極為的無禮,龐德的額頭不由青筋密布。這也難怪,畢竟自己一片好心,給對方些銀兩。對方非但不收還百般侮辱,任誰也受不了。

就在龐德方欲發作時,敬智走上前來說道:“龐將軍算了吧。他也有他的苦衷,我們回去吧,路上我和你講。”龐德雖惱火但還是明白此刻將敬智安全送回才是要事。便領著重士卒帶著敬智疾馳而回。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在回去的路上,敬智將紅昌父母的遭遇復述了一遍,眾士卒不由聽的稀里嘩啦的。龐德聽罷,則沉默許久。最后只能感慨一句:“仁者愛萬物,而智者備禍于末行,不仁不知,何以為國?”敬智年幼聽不懂,眾士卒多目不識丁不解其意。甚至吹捧到:“龐將軍好文化!真乃儒將也!”龐德不由苦笑搖頭,龐德這話若是于帝都中被哪位文人聽去了,添油加醋一翻便足以要了龐德的命。

“對了,龐德你的傷是怎么回事?”敬智問道。

“有勞少主操心,此乃龐德先前山上尋少主時,正遇一功夫了得的豪俠,與之爭斗所傷。無傷大雅。”龐德不由露出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說到。這倒令敬智感到驚奇了:“還有人能傷你?快說說!”,龐德看著敬智一臉興奮的模樣,又看看自己的傷口不禁啞然……但還是回憶了起來。

龐德當時恐敬智落入賊人之手,便四處打探,四方可有賊人擄掠孩提,恰巧得知伏牛山有一賊窩昨日下山抓人充當勞力,倒是有搶了不少孩子。龐德一時著急,也不細問就帶人入山。

龐德對于自己的身手自然是有著十足的信心,至少對付一下這些小賊還是綽綽有余的。起初事情和龐德想的一樣。在張揚的楊字大旗下,雖然有千來人但不過一翻烏合之眾,在龐德的實力和威壓下竟毫無還手之力。

將賊眾打服之后,龐德便大吼道:“爾等賊子,聚眾擾亂朝綱,害我大漢子民!今可尚且饒爾等一命,將所獲之人全數交出各自自首。”通常剿匪殺的殺,抓的抓,要求匪徒自行去自首的怕是前所未有。不過畢竟龐德來的目的不是要剿滅他們,只是為了帶著敬智罷了。

當龐德以為對方會乖乖聽話時,寨墻上似是賊首模樣的人突然喊道:“公明何在!”話音剛落,龐德便聽見金屬劃地的聲音。隨后一手持大斧的威猛大漢沖了出來,剛才還鴉雀無聲的賊眾忽然歡呼雀躍,連聲喊著:“徐公明!徐公明!……”顯然對這漢子極有信心。漢子看著軍紀渙散的自家部隊不由眉頭緊鎖,一聲嘆息之后,便面向了龐德。

很明顯,兩者都對自己的實力極為有信心。龐德也急于救人,不多說廢話甚至于最基本的試探也省去,操起截頭大刀便近身上前,漢子使長斧動作略顯拙慢,而龐德的截頭大刀雖然同樣為長武器卻比一般的刀短一截,刀背厚上許多。在瞬間龐德便已經尋得優勢,知長斧近處難以抵御,于是手握刀柄前端將長刀做短刀用,欲一招結果對手。

漢子見來人一翻動作,幡然醒悟知是高手,遂不敢怠慢。用長斧支地,壓下身來方才驚險的躲過了龐德一刀。龐德見一招不成,遂將大刀在周身一轉便又直劈向那漢子。漢子方才定下神來,又見大刀將至,也不要斧支撐了,橫起大斧擋住了刀斬。身體卻因龐德的刀勁重摔于地。

在龐德看來這一下足以分出勝負。暗想:“這賊子雖有些本事,但矮子群里挑高個,僅此而已了。”看著眾賊面若死灰,龐德方欲發話卻感到下方傳來一陣力道自己的刀竟被抵開了!

只見那漢子雙手發力推開龐德的刀后,一個翻身單手撐地立了起來,向著龐德揚起一陣沙土。龐德一時失了目標,看著漢子先前的身手不敢懈怠。揮舞起大刀令周身密布刀網,只待對手攻來。漢子在沙塵間見龐德刀法精湛,知曉只有施展一招的機會。遂聚起渾身力氣,直劈龐德。

龐德周密的刀法,自然抵擋住了那漢子的攻勢,但那力道卻令龐德吃緊,刀柄上的顫抖便已令虎口破裂。這一刀的按壓,竟讓龐德左臂感到酸乏難以使勁。龐德也顧不上手傷,連忙去查看那漢子。只見大漢此時已然氣喘吁吁但也抓住機會準備揮來第二斧,龐德也不多加考慮忍著痛與大漢的斧碰撞在一塊。

“梆!”隨著金鐵交撞聲,刀斧同被震開。此時,雙方終于有喘息的空閑。在一翻交手后,龐德終于正視對手說道:“吾,劉敬威帳下西涼龐德,龐令明。敵將報上名來!”

“吾,楊奉帳下徐晃!”,徐晃鏗鏘有力的回到。搭話完畢兩人邁著步伐打轉,開始了最基本的試探。這時高站在寨墻上的楊奉卻發話了:“徐晃!你怎么回事?連這無名小將都拿不下!”,楊奉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令龐德都嗤之以鼻。

徐晃也因楊奉的話語分了神,大感不妙,回過神來龐德卻并沒有如想像中一樣抓住機會撲殺過來,而是等著自己重新拉開架勢。不由心生敬意,遂不理會楊奉的絮叨專心與龐德交戰。

為了以免他人打擾,倆人有意將戰場越拉越遠。再確保常人聽不見之后,徐晃因擋住龐德一招重斬而踉蹌的退后了幾步站穩后卻大笑道:“許久未曾殺的這樣痛快了!快哉!快哉!”百來回合下來,徐晃由先前能夠平分秋色到現在漸顯吃力。但卻依舊沒有放棄的意思提著大斧又沖了上來,看樣子是在這山林里憋屈了許久了。

龐德卻不急于交戰,在金鐵交加中抵住徐晃的攻勢說到:“徐壯士這般驍勇,何故屈居草莽?何不隨我家主公?”,聽罷徐晃的動作顯然放緩了,但沒過多久就又將力道加了上來說到:“吾雖有心報效朝廷,然楊公對吾有知遇之恩,君勿復語。”

徐晃都已經如此說了,龐德自然不會死纏爛打。又是許久的刀光劍影,雙方都未曾想過死斗傷口倒也不多。只是龐德一直占據優勢,徐晃疲于防守體力已經漸漸透支。

而太陽也已然西下……逐漸昏沉的天,令滿腦子想著救人的龐德心浮氣躁,這自然逃不過徐晃的眼睛。為了趁早救回敬智,龐德急于求成抓住徐晃的一個空擋便積聚渾身氣力截腰橫劈向徐晃。

但那所謂的空擋,似是徐晃有意賣的,只見徐晃竟然放松下來任憑無力的大斧撞上龐德重擊而來的刀……接觸的一瞬間,徐晃嘴角和虎口處的溢出了鮮血,但隨著“砰!”的一聲巨響。

徐晃的斧頭借著龐德的勁力倒轉而來,再反轉時徐晃亦然積聚渾身力量順勢劈向龐德。龐德也不慌張,再次發力擋住了這一擊,隨著虎口和嘴角處溢出的鮮血中龐德才恍然明白,“其中有半數的力量全來自于自己。”

而思慮間大斧又來了,徐晃這時說到:“龐將軍,你大意了!”,龐德吃了前一斧的虧,不敢硬接,于是以刀支地后仰躲了過去。龐德其實已經意識模糊,后仰之后再難以堅持倒了下去,在倒下的前一刻卻看見徐晃也已然倒了下來。

雙方的部隊,正欲上前急救一下主將,但兩人卻都拒絕了,正互相掙扎的爬了起來。龐德先行爬起來后,恍恍惚惚的站著步伐。

不過數秒,徐晃也站了起來卻不急于拉開正陣勢,說到:“如今吾等二人欲殺死對方難上加難,不若各退一步。你帶走俘虜,我們繼續過我們的日子不要來叨擾我。”雖然龐德于徐晃都已經精疲力盡,然而士兵們依舊畏懼他們的實力不敢阻攔,而高處的楊奉鐵青著一張臉,眼眶紅腫的死盯著徐晃看。

一翻探查發現俘虜里并沒有敬智,不久后,傳令兵才將敬智在村落的消息傳來。帶著士卒急匆匆的走了,卷起陣飛塵。

猜你喜歡

  1. 古代小說
  2. 百合小說
  3. 古言小說
  4. 修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中彩网新快3走势图